溫馨提示:鍵盤左右鍵(← →)前后翻頁
莽荒紀完美世界我欲封天武極天下,您不看我的錯!
 
 

祭煉山河 第1698章 劍斬胡夫
祭煉山河   作者:食堂包子

不彈窗,不彈窗,就是不彈窗王朝中文網( www.wchzw.net )

祭煉山河 有勞您分享:
更多
身體抖,不一定是被氣壞了,也有可能是想拉肚子,又或者懷里抱著一塊燒紅烙鐵。

胡夫宗主面臨的,是后一種局面,劍不是好借的,金家豈會毫無準備,就將祖上傳下來的寶貝,輕易交到他手里。

破天劍在胡夫手中,類似不斷“加熱”狀態,被秦宇外加胡志明,硬生生拖了兩個時辰,它已經變得很燙手,能不動聲色默默承受,胡夫的隱忍功夫可謂高絕。

所以他之前說的,秦宇“小聰明”得逞是真的,胡夫的確受了一些影響,不大但的確存在。

也正因為這樣,胡夫抬手出劍,沒有什么遮掩,也不想玩什么貓抓耗子的游戲。

開局就是大招,殺死秦宇,毀掉開天劍宗!

“破天劍!”

一座座劍峰虛影中,降臨劍息至此的大佬們,臉色驀地一變。

中荒神州疆域遼闊,有無數劍修及更多佩劍,但身為此道巔峰人物,自然對世間頂尖仙劍如數家珍。

一眼就可認出來,胡夫此刻手持仙劍,正是劍道世家金家,傳承有序的破天劍。

氣息做不得假。

這讓燕然山大佬們,忍不住暗暗皺眉,劍道世家的影響力,足夠與十劍宗相提并論。

如今,對方公然插手開天劍宗之事,看似是因為,之前金庚險些被殺死之事,但誰又能保證,其中沒有別的隱情。

金家與周天劍宗聯手,這已經是一股,不容小覷的力量,有資格鑿動燕然山中局勢。

大人物們久居上位,一念動即牽扯無數,瞬間就展開了,一系列的聯想與猜測。

至于開天劍宗……

在胡夫毫不猶豫,召出破天劍的時候,一切就已經注定。以他劍道境界,得仙劍之利加持,皇境都可一戰。

偽小世界這種東西,看似皇境之下無往不利,但胡夫一劍過去就可斬破,秦宇如何能敵?

他們已經開始考慮,開天劍宗毀滅后的事,如何在接下來的動蕩中,謀求更大利益。

秦宇出劍了。

嚴格說來,他與胡夫應該是,同時拔劍斬出。

可是很明顯,秦宇爆發動靜不如人,再加上這一刻,幾乎所有關注都集中在胡夫身上,所以他也出劍了這件事,居然沒有引起絲毫關注。

又或者,即便有人看到了,也并不在意,就比如“螳臂當車”,有人會在意那只倒霉的螳螂,有沒有舉起手嗎?

顯然這并不重要。

可很快,所有人都不這么想了,因為秦宇斬出一劍,與破天劍碰撞到了一起。就好像是,突兀之間兩顆九天之上星辰,在高速運轉過程中,毫無預兆發生了碰撞。

驚天巨響,伴隨著的是讓人驚駭,近乎難以想象的恐怖氣機迸發,席卷八方六合。

一瞬間,兩人周身所在,天地直接破碎,一切都變成虛無。時間、空間在內,所有的規則、尺度,悉數化為齏粉。

幾座劍峰虛影,同時傳出低吼,劍息降臨至此的劍道大佬們,此刻毫不猶豫出手。

轟——

轟——

轟——

一道道滔天劍意剎那降臨,形成一層層封禁、枷鎖,將雙方“劍觸”掀起的波動,硬生生鎖死在內。

若任由它擴散,今日開天劍宗外,必定死傷慘重,而這些劍修中,很多都是他們各自門下弟子。

突然爆發的變故,讓觀戰的無數劍修,短暫錯愕、呆滯后,一張臉瞬間變的蒼白,額頭冷汗津津,只覺得雙股顫顫。

差一點,就只差了一點,如果不是幾位前輩出手,他們剛才就已經死了。這個念頭,不斷徘徊在心頭,讓劍修們驚悸、顫栗時,又覺得精神恍惚,感到難以置信與不真實。

秦宇……他怎么可能這么強……對面的可是胡夫宗主……手中又有那把恐怖仙劍……

可不論信或者不信,這都是事實,秦宇不僅擋住了胡夫的一劍,余波差點直接收割掉他們所有人。所有看向,那一片混亂、毀滅戰場的眼神,下意識露出深深敬畏。

誰能夠想到,開天劍宗的這位承宗人,居然隱藏的這么深。

聯手擋住“劍觸”余波的燕然山劍宗大佬們,臉色凝重至極,他們雖未參與廝殺,卻真切感受到了,秦宇跟胡夫這一劍中,所釋放出的力量。

他們覺得,自我認知受到了嚴重挑戰,明明就只是一個,主宰境的小輩而已,哪怕修成了開天劍訣,能夠降臨至小世界,足夠算是驚才艷艷,可那又如何?

燕然山中從不缺少,真正的劍道天才,否則張下山當年,也不會丟掉一條手臂,以散修身份到今日。

天才與強者,是完全不同的兩個概念。

這一刻,無論是否愿意承認,燕然山中的劍道大佬們,都必須將秦宇瞬間拔高到,足夠與他們平起平坐……甚至,還要更高一籌的層次。因為捫心自問,這一劍的目標,若是他們中一個,沒人能做到全身而退。

劍修殺力第一,更何況是兩個,可戰皇境的頂尖存在,毫無保留殺意最強的一劍。

一切都被毀滅,眼前混沌一片,似天地未成之時,根本就沒辦法看清楚,里面究竟發生了什么。但所有人,這一刻都有清楚的直覺,雙方之間廝殺,這一劍就已經分出了勝負。

因為太安靜了。

第一劍后,雙方都沒有再動手,而秦宇跟胡夫之間,顯然不存在罷手言和的可能。

而勝負,同樣意味著生死!

兩位絕世劍修,一劍決出生死,這種事情哪怕在燕然山,也已經很多年不曾出現。

劍修們從未想到,今日居然可以看到,如此壯烈且慘烈的一幕。

所有人屏息凝神,死死盯住幾位劍道大佬,聯手施展的封禁,等待著水落石出。

整座燕然山,此刻靜寂無聲。

不只是劍修們,便是藏身山中的妖獸,也匍匐在地不敢動彈,盡管它們在心底,恨不得那些挨千刀的劍修,一個個都死掉才好。

時間一息息過去,在天地本身具備的“長久不滅,亙古永存”屬性作用下,被毀滅的部分開始重塑。

最直觀的表現,就是破碎成為混沌的那片區域,開始一點一點重聚。

給人的感覺,就像是眼前籠罩的大片濃霧,正在不斷消散,視線逐漸變的清晰。

一雙雙瞪大的眼眸,死死盯住眼前一幕。終于,“霧氣中”看到了身影,一左一右分居兩方。

又清楚了些,左邊的是胡夫宗主,他身軀較為高大,這點很好辨識。眾人心頭微松,下意識吐出口氣,因為胡夫宗主腰背挺直,手持仙劍一動不動。

淵渟岳峙!

盡顯劍宗風采。

對面,秦宇半跪在地,手中長劍不知所蹤。

結果如何,似乎已經明了。

一個突然崛起的開天劍宗,并不符合劍修們的利益,而且人性在本能中,都會排斥突然出現的陌生者,尤其是對方很強,強大到讓他們心生絕望,足夠左右他們的生死。

可以簡單質樸的理解為劣根性。

而胡夫獲勝,符合眾人的利益,也符合他們的預期。

因為,胡夫本來就很強,是燕然山中的大人物,手持仙劍理所當然就該,成為最終的勝利者。

“劍觸”沖擊終于散去,封禁天地的劍意散去,空間扭曲中,一道道身影,憑空出現在開天劍宗上方。

這其中,包括之前先后賜劍的顧宗主與李蘇沐。

前者背負雙手,神色平靜至極,依舊是一副,在我面前一切都是浮云的淡漠表情。

而李蘇沐,則忍不住皺眉,看向戰場之中,眼神晦澀不明。

“拜見宗主。”

“弟子參見老祖!”

“參見劍主!”

下方諸多劍修,紛紛跪地行禮。

眾人沒有理會,低頭看著戰場中,顯露出的兩道身影。

其中一人,突然嘆一口氣,輕聲道:“諸位,你我且去恭賀開天劍宗,今日重開山門。”

聲音不大,但在此刻安靜環境下,依舊傳遍周邊。

無數劍修僵在原地,下一刻不顧失禮,猛地抬起頭來,盯住頭頂上方幾位大佬,臉上充滿駭然。

是……是他們聽錯了嗎……

“理當如此。”

幾人落下身影,站在山門之外,拱手,“恭喜秦宇宗主,今日復興開天劍宗,延續傳承!”

咳……咳……咳……

一陣艱難的咳嗽聲,半跪在地的秦宇,艱難站了起來,他身體表面看不到半點傷口,臉色無比蒼白。

抬手捂嘴,指間可見斑駁猩紅。

對面,紋絲不動的胡夫,身軀轟然倒地。

咻——

他手中破天劍,瞬間沖天而起,直接消失不見。

這一幕,發生在眾人眼前,卻沒有人試圖,動手截取破天劍。

金家的東西,可不是好拿的。

而且此刻,他們也沒有心情,再去橫生枝節。

胡夫死了!

雖說之前已有預料,可真的看到眼前一幕,還是感到難以置信。它們于是,看向秦宇的眼神,便下意識的,浮現出復雜之意。

直至此刻,大佬們還是想不通,為何眼前的秦宇,能夠一劍斬殺手持破天劍的胡夫。

這沒有道理。

最大的可能,是因為秦宇斬出,如今卻消失不見的那把劍。

想到之前,感應到開天劍宗中,關于劍靈氣息的變化,眾人眼神露出幾分若有所思。

“咳咳……咳咳……抱歉,第一次跟諸位見面,是以如此狼狽的姿態。但事實證明,小聰明還是有用的,否則此刻站在這里的,大概就是胡夫宗主了。”

秦宇放手,背負在身后,他神色平靜,嘴角甚至掛著一絲笑容,“閑話不多說,今日初開山門,一切百廢待興,而且本宗也的確,受了不輕的傷勢,所以就不多留諸位前輩了。”

頓了頓,繼續道:“顧宗主,秦某言而有信,待我傷勢恢復后,第一個就去拜訪鑄劍宗,然后是春風劍宗,還要多謝李兄之前手下留情,沒逼我提前暴露底牌。”

他說的風輕云淡,表現從容不迫,絲毫沒有遮掩自身,現如今受傷的情況,顯得坦蕩而磊落。

但很顯然,燕然山中各位大佬,并沒有因此便被震住。

一把威力強大,足夠越階而戰,甚至極可能已經,融入劍靈的仙劍……已經算是,真正的仙兵品階。

如果能夠拿到,他們瞬間就能,成為整座燕然山,真正的無冕之王。這誘惑很大,大到可以讓劍修大佬們,也在猶豫要不要,直接撕掉臉上的面具。

名聲壞了的確很糟糕,可如果能拿到一把,提升自身一境的仙兵,似乎就不重要了。

歷史總是留給勝利者書寫,只要夠強,今天發生的事情,再如何骯臟或者卑劣,都可以成為永遠埋葬在,時間長河中的塵埃。

毫不起眼!

顧宗主點頭,淡淡道:“很好,本宗等你論劍。”

依舊是逼格滿滿。

李蘇沐略微沉吟,“我等你來,真正戰過一場。”

這就是表態。

他們兩人退出今日事,不插手,但也不會為開天劍宗打抱不平。因為修行者的世界本就黑暗,要活下去不僅得有實力,還要有不錯的運氣。

其余人,始終保持沉默,包括之前第一個開口,表示要來給開天劍宗道賀之人。

他們在猶豫。

因為,開天劍宗不止一人,秦宇是承宗人,而他身邊那名女子,毫無疑問就是護道人。這幾日時間,足夠他們將秦宇兩人,進入燕然山中的一切,全部都給調查清楚。

秦宇已經這么強,強到他們難以想象境地,那名女子護道人呢?雖說開天劍宗重開山門來,她一直不曾出手,但誰都不敢確定,她究竟是何等境界。

冒險一搏,有可能奪取仙兵,但也有可能磕碎掉一口牙齒,撞的自身頭破血流。

秦宇又開始咳嗽,他臉色無比蒼白,抬手捂住嘴巴,終于有鮮血開始,從指縫中滴落。

這鮮血,就像是某種誘惑,讓沉默中幾人,眼神變得深沉。

深吸口氣,秦宇搖頭,“肉肉,我已經看的很清楚,你帶我回去養傷吧。”

肉肉?

他在叫誰?開天劍宗的護道人,居然會是這種古怪名字?

唰——

肉肉身影,憑空出現在秦宇身邊,看了一眼他蒼白臉色,及雙手間沾滿的血腥,“我讓你多看這一會,就是要你記住,以后你可以做個劍修,但永遠不要以劍修自居,因為他們的確是一群,非常讓人厭惡的人。”

李蘇沐皺眉。

肉肉看了他一眼,“你敢說,之前絲毫沒有動心?”

李蘇沐面無表情,“有,但李某恪守自身底線。”

肉肉冷笑,“希望你能一直堅持下去。”她轉身,眼神掃過眾人,“還不滾,是等我請你們,留下吃飯嗎?”

顧宗主第一個轉身,“別忘了去拜訪我。”

飄然遠去,衣袂飄飄,盡顯高人風范。只是這背影,如今仔細看去,似乎有些迫切。

李蘇沐拔地而起,呼嘯沖入云霄。

“咳!肉肉姑娘誤會了,本宗改日再來拜訪,告辭。”

“秦宗主且休養傷勢。”

“剛才,誰若是肆意妄為,本座第一個不答應。”丟下一句,這位也轉身離開。

大佬們維護一下臉面,依次退場。

之后,才是沉默的劍修們,面露復雜各自離去。當他們退出一段距離,忍不住回頭,遠遠看向那座石碑——開天劍宗!

只覺得這遍布斬痕,又覆蓋厚厚青苔的四個大字,如今充滿了無聲威壓。

今日,開天劍宗重開山門,宗主秦宇劍斬胡夫。護道人肉肉雖未出手,但一言喝退諸位大佬,豈是易于之輩?

所有人都清楚,今日后燕然山中,將再添一尊龐然大物。

或許,真要變天了!

( 王朝中文小說網 www.wch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不彈窗,不彈窗,就是不彈窗王朝中文網( www.wchzw.net )

王朝中文網推薦小說《祭煉山河》最新章節,及時的更新,和大家一起分享作者的優秀作品。

小說版權屬于《祭煉山河》作者所有,轉載請事先請示原作者。

小說《祭煉山河》最新章節是書友的最愛,網友及時上傳《祭煉山河》的最新章節,和vip最新章節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