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鍵盤左右鍵(← →)前后翻頁
莽荒紀完美世界我欲封天武極天下,您不看我的錯!
 
 

穹頂之上 330.無可避免的對決
穹頂之上   作者:人間武庫

不彈窗,不彈窗,就是不彈窗王朝中文網( www.wchzw.net )

穹頂之上 有勞您分享:
更多
如同在普通人的世界里,于危難當中見過那些在火海洪流中出現的身影一樣……這些高原居民的孩子,在經歷和看見了一些東西后,突然說他們想去當兵。

在這里的孩子多數都有十三四歲了,就算是年齡最小的伽依娜也已經快滿十歲,更小的孩子們并沒有被帶出來放牧。

他們在馬背上伏低自己的身體,熟練而游刃有余地策馬飛奔,同時把頭抬起來,目光一直看向前方那個,剛如神一般戰斗的背影。

當然,現在孩子們差不多都已經知道了,眼前這三個軍叔叔所在的部隊,跟自己過往所了解的,大概是有一些不一樣的。

他們似乎專門負責與那種可怕的怪獸戰斗。

而怪獸與他們的族群之間,有血海深仇。

“好的啊,等我的次旺再大一些就去。”

“等德吉十六……十七歲。”

“我家達巴以后一定會是一個強大的戰士。”

父輩們在馬背上,當真地回應著。

馬隊在韓青禹的帶領下,繼續不斷往前奔馳……劉世亨突然感覺到伽依娜在身后扯了扯他的衣服,回頭看了一眼,嚴厲說:

“可不許說你也要去,幾歲都不行。”

柔黃的發絲紛亂飄在耳鬢邊,伽依娜眼神怯弱了一下,歪頭再看看他。

“我,我是想說,劉叔叔你,是不是也這么厲害呀?”

“比他么……稍微差一點兒。”

劉世亨說著直起身體,朝前方看了看。

果然,縱深方向越來越危險。前方一隊六具黑甲大尖,聚集出現在視線里,就在馬隊去路的正當面。同時它們的右側,十幾米外,還有一具大尖在獨自游弋。

一馬當先的韓青禹舉起來左手臂,示意牧民們注意,而后喊道:

“略微降速,控制距離,分左右兩邊繞過去,到前面再會合。”

這些都是提前交代過的。馬隊在得到指令后迅速控制下來行進速度,牧民和他們的孩子們,熟練的輕扯韁繩,拉動馬頭偏轉,分成兩隊左右而行。

劉世亨有些手忙腳亂。

伽依娜默默從他身后,伸過來一只小手,握住韁繩輕輕一帶……馬匹偏頭,朝右前方奔去。

“瘟雞,帶走右邊落單那只。”

韓青禹又喊了一句,同時自己騰身脫離馬背,在空中“頌”地一聲源能爆發,身體跟隨柱劍一起,筆直掠向正面的大尖群。

這種情況想要完全繞開是不可能的,馬匹的速度和大尖有很大的差距。繞行只是為了不正面撞上而已,韓青禹自己,仍必須去阻止大尖群后續向兩邊追殺馬隊的可能。

“砰!”

溫繼飛開槍,為了避免馬隊因為聽到槍聲受驚,他在破屋那邊提前浪費了不少子彈。

落單的大尖在奔跑中一個踉蹌,扭頭嘶吼著朝溫繼飛撲而來,龐大的身體略微騰空。

“砰!”又一槍,撞偏了黑甲大尖的重心。

溫繼飛沉穩地不斷開槍,帶走這具大尖,從遠處繞行向前。

幾乎同一時間,在所有牧民和孩子們的視線里,在草原上方夕陽金輝色的光束中,韓青禹的身影,已經從空中砸下來。

“轟!”

地面震顫。

人和柱劍一起,直接從正面,暴力砸進大尖群里。

六具大尖當場一具重傷不起,三具仰身朝后倒地。

另外兩具還站立著,一左一右揮劍掃來。

但是韓青禹前進之勢本就未停,動作銜接,他矮身同時抽出背上雙刀,如流光滑過。

“嚓,嚓!”

兩具大尖膝關節都被切開,幾乎同時跪倒在地。跪倒在直起而去的韓青禹身后。

四仰八叉的大尖群兩側,牧民馬隊奔騰而過。

韓青禹急奔幾步,騰身躍回自己的馬上。

牧民們從兩側向他靠攏,回到他身后,加速。

馬隊合流,繼續前進。

“我草,我……還有我啊,你特么的慢點兒啊,管下我啊,韓青禹你個賤人!”遠遠的,傳來有些驚亂的聲音。

溫繼飛這邊獨自帶著一具大尖,牽制還行,但要做到靠自己擺脫,根本不可能。

他這剛開口罵街,“呼呼呼呼…嚓!”一柄蔚藍戰刀,已經筆直貫進他側面那具黑甲大尖的后頸。

“嗷!”大尖痛嚎著低頭。

“砰!”溫繼飛開槍。

伴隨著“當”的一聲銳響,戰刀脫離大尖后頸,飛向空中,帶出來大股奔涌的腥臭血液。

溫繼飛縱馬飛奔過去,接住從空中落下的戰刀。

加速追上馬隊,扔還給韓青禹。

孩子們終于從震撼中回過神來了,俯身扭頭看向側邊的溫繼飛,低低地向他笑了幾聲。

“怎么樣?厲不厲害?”溫繼飛笑著問。

“厲害!”孩子們整齊地大聲回答。

笑聲和對話驅散了不少恐懼,幾乎每個人臉上的表情,都生動起來不少。

但是韓青禹臉上的表情和眼神,沒有絲毫變化和放松。

還很遠。

前路還遠。

同時,雖然暫時看不見,但是通過震動和隱約的嚎叫聲可以判斷,周邊聽到聲音的大尖群和身后之前被擺脫的大尖們,很多并沒有放棄。隊伍一旦遲滯,它們很有可能會追上來。

飛馳,馬蹄下夕陽的光芒,漸漸開始變暗。

“特么的,還是遇到了!大概無論怎么走,都一樣躲不開。”劉世亨心涼一下,身體有些顫抖。

前方去路,遠遠地,至少七八群大尖,出現在了整一個橫截面上。

沒有去路了。

更沒有退路。

也沒有可以迂回繞行的空間。

馬匹仍在飛快的奔馳。

馬蹄聲轟響。

距離越來越近。

每個人都在沉默中,等待前方那個人的指令。

“不要降速!”

韓青禹終于開口,聲音堅定而可靠。

不要降速,現在他們只能一往無前。

草原遼闊,無邊無際,天邊夕陽最后的金輝色光束灑滿草地,也灑在每個人的臉上,身上,灑進他們的眸子里。

原野的風撲面呼嘯。

呼吸開始變得沉重。

不斷起落的馬蹄,仿佛也踏著金輝。

“得噠得噠……轟咚,轟咚。”距離繼續不斷在拉近。

終于,“準備!”

韓青禹的聲音在風中,飄蕩傳來。

同時,他的右手從懷里掏出一塊之前由牧民老人裁好的厚重黑布,舉在空中迎風。

每個人都從懷里掏出一塊黑布,舉起來,讓風將它拉扯開。

“蒙馬眼!”韓青禹的聲音再次傳來。

“呼!”

“呼!呼呼呼……”

一塊塊黑布,罩住了身下駿馬的雙眼。

很多人都會以為在戰斗沖鋒蒙住馬匹的眼睛,只是因為擔心它們被看到的東西驚嚇,這一點沒有錯,但是其實是次要的。更重要的一點,牧民老人們告訴韓青禹,如果馬匹的眼睛在飛奔中突然被蒙住,它們會因為驚嚇……拼死加速,直線狂奔不停。這樣,馬群的速度和沖擊力都會有很大的提升。

遼闊的暮色天空下。

馬嘶!馬低頭!抬頭。

馬群開始用最后的力量,爆裂的直線沖刺。

激烈的馬蹄聲轟響……

要在這種情況下控制馬匹第一時間的反應很難,劉世亨在伽依娜的幫助下,好不容易才讓身下的棕色駿馬保持住正確的方向。

“轟!”

藍色星光柱劍遠距離脫手而去,筆直轟擊在一塊巨石上。

巨石破開,碎片四濺,打在周圍大尖身上,一陣“哐當”作響。

一時間,周邊至少四群大尖的注意力被吸引,一起朝韓青禹撲來,并在途中不斷聚集。

韓青禹棄馬橫掠,脫離馬隊前進的直線。同時背后雙刀脫手飛旋,襲向另外兩個大尖群。

又一次,戰斗開始了……

這一刻在后方的所有人視線里。

前方展開是無邊無際的草原,滿地殘落的金輝。

畫面中那個身影被拉扯成虛,如同流光,不斷轉折;兩柄映射夕陽余暉的戰刀,在不斷地凌空飛旋;星光柱劍如藍色的閃電般,一次次直去又回。

“……!”再一次的震撼,更大,更加無法理解和想象,乃至于令牧民們集體木然。

這是真正的如神征戰。

“大概這就是未來某一天,當關于蔚藍的一切真的公開,它將帶給這個世界的震撼吧?有不可避免巨大的恐慌和崩潰,也有可以給予他們信念和支撐的,蔚藍的戰神們。”

馬背上劉世亨是思緒有些恍惚。

“砰!”狙擊槍響,溫繼飛帶走了一個大尖群。

“嘶!”

孩子們口中的索赤爺爺,摘掉了馬匹眼睛上的黑布,調轉馬頭,朝左邊帶走了一隊大尖。

“嘶!”

孩子們口中的多吉叔叔,摘掉了馬匹眼睛上的黑布,調轉馬頭,朝右邊帶走了一隊大尖。

孩子們開始紅了眼眶。

“只要還有一口氣,繞回來!……我在這等你們!”

韓青禹在超過二十具大尖的追逐圍殺中,強行騰空,在空中做著手勢向他們喊話。

兩位牧民在馬背上回頭,看了他一眼,樸實微笑著用力點一下頭。

轉頭策馬狂奔而去。

“其他人,走!不要停!不要看!”韓青禹揮手喊。

正面的缺口已經被打開了,直線的沖刺依然在繼續。

突然,兩具之前被韓青禹轟倒受傷的大尖,歪歪扭扭地從地上站了起來。

“沒有別人了。”劉世亨朝左右各看了一眼,視線轉回,筆直看向前方。

“伽依娜,抓緊韁繩!”他說。

而后,“鏗!”劉世亨抽出背上死鐵直刀。

“所有人,到我身后來。”

沒有任何緩沖和準備的時間,也沒有給他猶豫的機會!

帶頭疾奔的馬匹帶著劉世亨,快速沖向其中一具剛起身的大尖。

“殺!”知道馬匹承受不住這樣的對撞沖擊,怕伽依娜受到傷害……劉世亨提前從馬背上撲出去,源能爆發,“頌!”

“啊……”

“砰!”

參軍一年,蔚藍華系亞方面軍唯一目擊軍團,第九軍第425團,第1777小隊,列兵劉世亨手里的戰刀,終于第一次斬在大尖的身上。

“咵,砰!”

本就已經受傷的大尖,剛起身重心都還沒站穩呢……就這樣直接被劉世亨一刀斬退了,踉蹌倒地。

馬隊呼嘯沖過。

“我,我干的?!”低頭看一眼手上的刀,劉世亨站在那里,愣了愣。

大概兩秒。

“轟!”一聲轟響,韓青禹的藍色星光柱劍終于到了,距離不遠的另一具大尖倒地。

好險!劉少爺回過神來猛抽一口氣。

“走啊!傻那干嘛?!”

“哦,好!”

劉世亨持刀飛奔,追上馬隊,回到馬上。

馬蹄聲在黑暗中清脆地響著,天色已經幾乎全黑下來了,只有淺淡的月光和星光打照著前路。

馬匹眼睛上的黑布都已經被摘掉了。

后續這段路幾乎沒有大尖,劉世亨緊緊握著手里的戰刀,因為沒有依靠,他一路上都很緊張。

陡然,有聲音從身后傳來。

是馬蹄聲。

“青子?!瘟雞?!”劉世亨回頭激動喊道。

“嗯。”溫繼飛的聲音,有些疲憊。

“多吉叔叔!”

“索赤爺爺呢?”

孩子們問。

多吉腹部纏著繃帶,用他們自己的語言向孩子們解釋。

“繼續走,不要停下來。”韓青禹嘴角有沒抹干凈的血跡,馬蹄聲疲憊,他疲憊地說道。

隊伍中星光下繼續前進。

前路似乎真的沒有大尖了。

隊伍逐漸開始放松下來。

“有人。”突然,一個孩子指著前方說。

前方去路,一道被月光打照著的草崗上,突然緩緩走上來一個人。而后變成兩個,三個……最終一共二十二個人,一線排開,站在了那道草崗上。

看不清臉。但是他們當中有一個,身材魁梧,背后背著一把中世紀騎士長劍。

“青子……”劉世亨轉頭,那是害死堂堂的人啊,那個人很危險……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說什么。

“我知道。”韓青禹點頭,平靜從馬背上下來。

站定后轉頭,先看了看馬隊里一張張疲憊的面龐,而后伸手指了指側面,說:“朝那邊,跑起來。堅持住。”

“走。”他的聲音意外的一直保持平靜,沒有情緒。

馬隊在沉默中調頭,朝側方向奔騰而去,很快消失在夜色中。

這整個過程,肖恩都平靜地站著,看著。

沒有去阻攔,也沒有讓手下的人去阻止。

原因很簡單,因為他們真正要留的人,蔚藍現在呼聲極高的下一位星耀蔚藍,華系亞方面軍被稱作The青少校的那個人,已經主動留下來了。

在這次的計劃出現了那么多波折和意外之后,在失去了誘餌和大尖群之后,終于還是見到了……今晚誰都可以走,他不能活著離開。

( 王朝中文小說網 www.wch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不彈窗,不彈窗,就是不彈窗王朝中文網( www.wchzw.net )

王朝中文網推薦小說《穹頂之上》最新章節,及時的更新,和大家一起分享作者的優秀作品。

小說版權屬于《穹頂之上》作者所有,轉載請事先請示原作者。

小說《穹頂之上》最新章節是書友的最愛,網友及時上傳《穹頂之上》的最新章節,和vip最新章節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