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鍵盤左右鍵(← →)前后翻頁
莽荒紀完美世界我欲封天武極天下,您不看我的錯!
 
 

我奪舍了魔皇 312.戲精上身
我奪舍了魔皇   作者:八月飛鷹

不彈窗,不彈窗,就是不彈窗王朝中文網( www.wchzw.net )

我奪舍了魔皇 有勞您分享:
更多
不必真的交手,只看第一眼,陳洛陽心中就有判斷。

同樣是兩人聯手,當初東海之戰時,南楚三皇子程麒元以輝煌譜之光明煌,助燃小西天俗家高手李衍凈的小琉璃不動凈火,雙方聯合,力量增強。

但李衍凈、程麒元二人聯手所能產生的效果,遠遠不如今日天河王地與血河血浩然雙劍合璧的威力。

跟李衍凈、程麒元一樣都是第一次干這種事情,但王地同血浩然的聯合,威力何止倍增?

哪怕王地的大矩劍在天劍書所出諸般劍道絕學里極為另類。

哪怕血浩然心性同血河劍術不合。

但天河與血河兩劍聯手在這一刻爆發出來的威力,足以讓世人驚嘆。

這一劍揮出,神州浩土頓時不穩。

大地做劍身,血海做劍刃的恐怖鋒芒,仿佛能真的把整個天地都劈成兩半。

這讓神州浩土生出無形的力量,在他們二人與陳洛陽接觸前,仿佛就要被排斥出神州浩土以外。

劍意之鋒銳,已經隱隱超出神州浩土的容納極限。

只不過魔尊為紅塵下諸天地設立的藩籬,主要針對單個人。

因此王地、血浩然二人雖然感覺到不適感,卻沒有真的就此被排斥出神州浩土。

對兩個當事人來說,這其實不是一件值得慶幸的事情。

如果他們就此被排斥出神州這方天地以外,被攆回紅塵界的話,那一切事情都輕松了。

而現在,他們唯有摒除一切雜念,全神貫注,集中所有力量于這一劍中,與陳洛陽決戰。

陳洛陽重新盤算了一下自己的計劃,神色淡定的迎向這當真能斬天裂地的一劍。

在他雙拳一起打在對方劍鋒上的同時,有凝重幽暗的氣息自他身上散布開來。

無邊幽暗,迅速籠罩周遭天地,形成獨立的異域空間。

幽暗地底世界,重新降臨神州浩土,于神州浩土內部自成一格。

陳洛陽不懼對方劍鋒。

但雙方力量徹底放開的情況下,神州浩土卻很難承受。

是以他強硬出手回擊的同時,溝通腦海內黑壺里的第一枚神秘符詔,讓大地幽冥再次降臨。

韓莓和屠山夷,都震驚的看著幽暗降臨,并迅速向四周圍擴張。

他們連忙向后撤,以免自己也被無邊幽暗席卷進去。

萬幸他們觀戰,本來就站的較遠,因此還來得及退開。

等眼前幽暗的擴張終于停下,兩人方才停步,驚魂未定,遠遠回頭望去,就見無窮幽暗下方籠罩大海,上方直通蒼穹,因為占地面積太過廣闊,所以他們也沒有視野看出這片幽暗是圓是方。

兩人穩定心神,仔細觀察那幽暗。

但不敢靠近。

稍微靠近一點,便感覺其中傳出巨大吸力,要將他們拖進去。

兩人面面相覷,都欲言又止,場面一時間沉默。

屠山夷望著面前幽暗,沉吟不語。

這就是陳洛陽先前能埋葬那么多紅塵高手的原因?

他出身紅塵古神教,見多識廣,能看出眼前幽暗內部,應該形成一片獨立的異域空間。

而這片幽暗世界,至少可以容納第十五境的圣地嫡傳在里面開戰,可以容納超出武帝極限的力量。

如果提前往虛空門戶出口一堵,從紅塵下來的人不知情的前提下,當真來多少裝進去多少。

難怪連個逃回紅塵報信的人都沒有,原來是被困在這里。

不過那么多高手,數量畢竟擺在那里,哪怕以陳洛陽如今第十五境的修為實力,想要將人都殺光,怕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他在這片幽暗世界里,可能還享有“主場”的地利。

屠山夷瞬間想到很多。

而最大的疑問則是,眼前這幽暗世界到底是怎么來的?

其根底源泉何在?

韓莓眨眨眼,她跟陳洛陽之間畢竟初相逢,也沒有什么沖突,雖然此刻心中也驚疑不定,但很快平靜下來。

“剛才那一劍,著實出人意表。”紅衣女子先開口。

“是啊。”雖然更關注陳洛陽的問題,但對韓莓的話,屠山夷還是贊同的點頭。

那當真能斬天裂地的一劍,在兩人腦海中盤旋不去,想忘記都難。。

“傳聞,是真的?”韓莓望著面前幽暗世界,突然問道。

這問題似乎有些沒頭沒尾,但屠山夷聽懂了,答道:“兩家其實同出一源,準確說來,天河,是血河的源頭。”

他摸了摸自己的頭頂:“血河一脈第一代開山老祖‘血洗天河’血天河,本名邢天河,乃天河嫡傳,后來叛出天河,開創血河一脈,雙方一直斗到如今。

雖然誓不兩立,斗得你死我活,可他們就仿佛陰陽兩極,光暗兩面一樣,聯手之下,有極端相沖水火不容的可能,但是也確實可能出現眼下這樣的結果。

只不過這場面,從前沒見過就是了,今天真的是大開一番眼界。

雙方都延續發展多年,劍道衍變,開枝散葉,相較于最初都已經大不同了,居然還能生出如此變化,這可真是……”

屠山夷搖了搖頭。

“如果他們兩家聯合的話,你們其他地方都該頭疼了。”韓莓言道。

光頭大漢笑笑:“像現在這樣兩個人偶一為之,或許有可能,兩河合流,那沒有一點希望。

雙方廝殺這么多年,死在彼此手上的傳人,比跟其他所有外敵交鋒的死傷加起來還多,血海深仇都不足以形容。

而且,當年分裂成兩河,本就是理念爭端,大道之爭,不僅是仇敵,更是‘道’敵,不死不休,不是一般敵人能比的。”

說到這里,他似乎欲言又止,但沒有繼續說下去。

但韓莓已經反應過來,猜到對方未盡之言想說什么。

真要是兩河合流,那紅塵里其他頂尖大圣地,未必會坐視不理。

有些人可能未必理會,但更多人怕是會一起聯手先將這個苗頭掐滅。

“不過,強中更有強中手啊。”韓莓望著眼前的幽暗世界:“這里一點都沒有被打破的跡象,顯然是雙劍被壓制了。”

屠山夷默默點頭:“是啊……”

幽暗地底世界中,陳洛陽雙拳齊出,同血浩然與王地硬拼一招。

神武魔拳,正面迎戰眼前天河、血河雙劍合璧。

凌厲的劍意,同狂猛的拳意劇烈碰撞,一時間難分高下。

但血浩然與王地二人馬上就感覺到,周遭幽暗世界里的黑霧,對他們產生了壓制的效果。

如果他們狀態完好,還可抵擋一二。

但現在有傷在身,則難免有心無力。

兩人劍氣合流,力量提升,在劍氣護體之下,尚能勉強支撐。

可隨著劍氣被陳洛陽消磨,他們第一時間無法取勝,便敗局已定。

跟陳洛陽這樣層次的高手交鋒,傷勢對他們的影響,會格外明顯,更何況還在這個幽暗的地底世界里。

陳洛陽不動用得到地底世界加強的“后土”,只用第十五境的“蓐收”和“蚩尤”,就抵住對方劍鋒。

然后,這凌厲的鋒芒,便自動越來越鈍。

血浩然同王地,這時不需要交流,便一起變招。

同為當世最頂尖行列的劍道天才,之前又交過手,讓他們不需預演,配合也比一般人默契。

兩人相互扶持,同時收劍,內外轉換。

之前大地支撐,血海為鋒,眼下則變作血海蘊藏于內,而大地彰顯于外。

血海在內部不停幫外面的土地消解力量。

而大地則在外支撐,頂住陳洛陽的拳頭。

二人劍勢整體轉攻為守,抵擋陳洛陽毀天滅地的恐怖攻勢。

相較于先前的進攻,此刻雖然鋒芒收斂,也依然似模似樣。

在這個狀況下,他們能支撐更久的時間。

只是如此一來,便更沒有辦法沖出這幽暗的地底世界,似乎改變不了最終敗亡的結局。

不過血浩然、王地二人都意志堅定,此刻不動不搖,咬牙支撐。

陳洛陽穩穩占據上風,游刃有余的同時,出手綿密,不給對方翻盤的機會。

他面上神情,平靜到近乎淡漠,冷靜中流露出冷酷,恍如魔神一般立于血浩然、王地身前。

但心底里,他稍稍分出少許心神,瀏覽黑壺提供的一些文字信息。

腦海中諸般線索匯總,盤算妥當后,他拿定主意。

陳洛陽雙瞳中暗金色的光輝微微閃動一下。

他略微偏頭,像是在留心幽暗地底世界外的動靜。

這一分心之下,與之對敵的血浩然與王地,頓時有了感應。

不過兩人沒有輕舉妄動,以免中了對手的誘敵之計。

但接下來,陳洛陽拳勢一變。

他似乎不耐心再繼續浪費時間在二人身上。

“后土”降臨!

堪比武圣的恢弘力量,頓時將血浩然、王地二人的劍勢擊得潰不成軍。

不過陳洛陽沒有再多加第二招,反而抽身離開,要出地底世界。

只是他一拳之力太強,在擊破二人劍勢后,繼續向前。

壓得血浩然和王地疲于奔命,只能勉強抵擋,仿佛被埋入大地之中。

兩人辛苦之余,反而精神微微一振。

他們想到了在外面的韓莓。

是那女子在神州浩土搞出什么動靜,迫使陳洛陽不得不抽身處置嗎?

( 王朝中文小說網 www.wch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不彈窗,不彈窗,就是不彈窗王朝中文網( www.wchzw.net )

王朝中文網推薦小說《我奪舍了魔皇》最新章節,及時的更新,和大家一起分享作者的優秀作品。

小說版權屬于《我奪舍了魔皇》作者所有,轉載請事先請示原作者。

小說《我奪舍了魔皇》最新章節是書友的最愛,網友及時上傳《我奪舍了魔皇》的最新章節,和vip最新章節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