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鍵盤左右鍵(← →)前后翻頁
莽荒紀完美世界我欲封天武極天下,您不看我的錯!
 
 

萬物向長生 三百二十四、有預謀的“誤殺”
萬物向長生   作者:野狐外道

不彈窗,不彈窗,就是不彈窗王朝中文網( www.wchzw.net )

萬物向長生 有勞您分享:
更多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最快更新!無廣告!

方正憑空多了個姑姑,此時不曉得怎么接墨嬌的話茬了,場面更加尷尬了,于是就不再說話了。墨嬌也不再糾結這個話題了,接著問道:“那既然是取寶,你有準備嗎?用我幫忙嗎?”

方正連忙指著秦楚楚說道:“內子負責取寶。”

這時,墨嬌回過頭,看了眼秦楚楚,笑道:“這么大的事,你還真舍得讓別人知道!”

方正賠笑解釋道:“術業有專攻,我對陣法不了解,內子比較熟悉。”

墨嬌霍然回頭看著方正,問道:“你不熟悉?你布置不了法陣?神界外的大衍陣法誰布置的?”

方正尷尬的笑了下,說道:“在下外道出身,對正道法陣懂得不多,天尊囑托,在下那是實在沒辦法了……”

墨嬌顯然對方正的解釋不太滿意,而她再次扭頭看了下秦楚楚,臉色就有些不對了。

她猛然瞬移到秦楚楚身旁,把秦楚楚嚇了一跳,墨嬌也不說話,就伸出爪子摸了摸秦楚楚的耳朵上的絨毛,臉色更加不太好看了,她回頭對方正說道:“這個說是你妻子,還是個黃毛丫頭,未經人事那!”

方正忙解釋道:“我等要到下個月完婚的,而取寶之事又宜早不宜遲……”

墨嬌不再說話了,想了半天,又開始問方正道:“你剛打我的符箓只有點業火紅蓮的氣息,為何不用你煉化的本體的紅蓮打我?”

方正再解釋道:“業火紅蓮只是一點殘根,但準備起來頗為麻煩,如果用在對敵的時候,只怕我的紅蓮準備好,對方也早跑遠了,

在下于業火紅蓮的基礎上做了些變化,做成了這樣的符箓,威力小了很多,也不是燃燒罪業的,所以容易熄滅,不過無所不燃的特性保存了下來,這樣對敵還算有些用處。”

而且這畢竟是產自九幽之物,而我們的敵人又以鬼族冥界為主,這符箓若打到鬼族身上,還真跟九幽業火一般,不死不休那!”

墨嬌點點頭,說道:“好,好得很!那你們取寶吧。”

方正和秦楚楚被墨嬌的表現鬧得摸不清頭腦,二人對視一下,面面相覷,方正沖墨嬌施禮道:“前輩,您在這我們怎么取寶?您莫非也想要這玄牝真水啊?”

墨嬌咧嘴笑了,說道:“對啊,你猜對了,我等你們快取出玄牝真水的時候再殺了你們,就這么個結果。”

方正和秦楚楚同時臉色大變,方正一把將秦楚楚攬在身邊,隨后另一只手憑空畫起了復雜的陣法。

秦楚楚想要掙脫,卻被方正死死按住,低聲說道:“別添亂!”

秦楚楚奮力掙扎開,滿臉通紅的說道:“我不是不讓你離我近了,我是說我也要幫你對敵……”

方正沉聲說道:“那就等回。”

墨嬌看著方正身前泛起靈霧,籠罩起了倆人,搖搖頭道:“就別掙扎了,你們還能打得過我嗎?”

方正卻笑了,說道:“若是生死相搏了,總要掙扎下試試吧!”

墨嬌點頭道:“言之有理,那就去死吧!”

說完這話,她的倆條胳膊再次變長了,徑直抓向方正倆人,而這時那倆個爪子進入方正身邊的薄霧中后,卻再起了變化,爪子開始速度變慢了,變得凝滯起來,自方正二人身邊劃過,卻抓了個空。

墨嬌咯咯的笑,說道:“化虛靈為實陣,這種神通妙用還真是不多見,把靈力運用算是妙到毫巔了。你能把自身靈力化出大衍之陣,然后說自己對法陣了解不深,這是騙誰那?”

方正哈哈大笑道:“實不相瞞,真的了解不多,只是適逢其會,不學不行了才研習的大衍之陣。”

方正的回答自己沒覺得什么,卻讓懷中的秦楚楚身子開始發抖了。

墨嬌的話沒讓方正覺得什么,卻讓秦楚楚有了更深的解讀。

是啊,把放到體外的靈力都能編織成大衍之陣,這是對法陣的理解要了何等厲害的程度了啊!

那他為何要讓自己來陪他取寶那?從秦楚楚有了復生神通開始,本次取寶之行已經算是萬無一失了。

那還能為何那?說明方正心中有自己。

李滄海是萬象法陣的祖宗,所以《十方滅仙陣》當時已經不是條件了,所以方正才找了個只有自己能在云潭布陣取寶的理由來說服別人,而他——則怕自己萬一不懂不好交代還特意給了自己陣圖。

雖然那陣圖如此簡單,但方正仍怕自己不會。就像墨嬌所說的,方正對陣法的理解已經妙到毫巔了,那個他不擅長陣法的理由實在有點濫!

但這卻恰恰說明了方正在乎她的是這個人,而非她能來云潭這事!方正讓自己來陪他取寶只不過是想給娶自己找個借口罷了。

能嫁給自己心目中的大英雄已經夠讓秦楚楚欣慰的了,而當她得知大英雄也喜歡她的時候,秦楚楚覺得就算沒有復生的后手,此生也值得了。

于是他不再掙扎了,就這么軟綿綿的靠在方正身上,一動不動了。

秦楚楚當然不知道,方正能把大衍之陣演化成自己的本命神通——凌波微步是因為他只研究過這一套陣法,卻是從最精粹最本質的天尊手中學到的。

而且方正從學第一個符箓開始,那是從黃婉兒手中拿到的符箓,沒人來教他,卻也讓方正少了很多束縛。

他以一個地球人懷疑一切,對一切又那么感到新奇的態度開始修真的,所以那天他就發現了符箓的本質,進而開始修改起本來成型的符箓了。

他的無知和無畏,讓他才能擁有第二個乃至第三個第四個本命神通,就是因為他敢于懷疑,敢于嘗試。

所以包括墨嬌都認為不可思議的事情,其實并不是因為方正對大衍之陣的了解最深,恰恰是因為他沒有大衍之陣形成后不可更改的慣性思維。

別人認為大衍之陣是天地至理,而方正敢于去懷疑敢于去嘗試改變,所以他在拿到最本質的大衍之陣后,才能在李滄海的陣中突破出凌波微步的神通。

這些都是連墨嬌都體會不到的,不過此時,墨嬌倒是升起了幾分愛才之心——這對男女本事不弱,但就是心術不正,要不給他倆個改過自新的機會?

而此時方正看到大陣暫時擋住了墨嬌的進攻,心里略寬,他低聲對秦楚楚說道:“一會兒我保持著陣法往前走,快接近她的時候,你跑出去拼力攻擊她,只要死在通道邊上,我們就算勝利了!”

秦楚楚自然明白方正的意思,人走不了,魂只要進了通道,他們就算活了,因為他倆都有復生的后手。

而剛剛升起愛才心思的墨嬌,此時臉掛上了霜,她冷笑連連,說道:“你當你的陣法擋住了一下我的攻擊,在里面說話我就聽不到了嗎?

你們就知道法相能改變周邊規則,卻不知自己定下自己周邊的天地規則,能在自己身邊的一定范圍主沉浮、定生死才是修真的本質,所以法相之上的修為才不能存于凡間。

而老娘,高過所謂法相太多了!在老娘眼里,金仙都不夠看,何況你們倆個!

你們跟老娘的差距就如天地同蜉蝣,滄海比一粟!

像你這等一直要別人替你死的人老娘更討厭,縱然有副好皮囊,會討女孩子歡心,也是該殺!老娘最討厭靠女人博活路的人!剛才就煩你,現在更煩你了!”

方正二人呆住了,顯然方正的話在大衍之陣中還能傳到對面,就說明這個陣法也擋不住此人了。

而秦楚楚此時怒喝道:“不許詆毀我家夫君!”說完縱身一躍,跳出了方正的大陣范圍,手上密密麻麻的打出上百張符箓,徑直向墨嬌打去。

墨嬌此刻都沒再動倆條細長隨意彎曲的胳膊,她輕蔑的一笑,那打出去的符箓登時全數在空中一閃,全數湮滅了。

秦楚楚大叫一聲,“來啊!”身子倒飛出去,周身密密麻麻的布滿了符箓,形成一道靈光護壁,而身子離通道反而更遠了。

方正心知秦楚楚只是引得墨嬌來打她讓出通道那,心里不由得一疼,他沖著墨嬌大吼道:“來啊!殺我啊!”不再維持身邊的法陣,徑直向墨嬌撲去。

而這時候,時空就如同靜止了一般,方正和秦楚楚的身子都停在了半空,墨嬌再次哼了一聲,說道:“心智手段都夠,就是在絕對實力面前,這些都沒用!”

話音落下,二人的身子就像受到擠壓一般,開始變形,大量的血液從體內各個部分迸發而出,最后二人“蓬”得一聲倒在了地上,表情驚愕,生機全無了。

墨嬌慢悠悠的走到空地中間,看著二人的尸體,嘆了口氣道:“知道用夫妻來蒙蔽我,讓我認為這女子不再是處子,還懂得用紅蓮符箓來誘導我,讓我以為你是方正。都想到了,但是實力差距太大了,絕對實力面前,陰謀詭計什么用都沒有,你倆啊,有些自不量力啊!”

而這時候,一直守著外面的李滄海卻動了,他縱身進入了云潭,嘴里自言自語道:“墨大姐,你真沒讓人失望啊!你把倆都弄死了啊!”

走著走著,猛然身形停了下來,手中一陣復雜變幻,一道奇特的符陣從他手中展現出來,那符陣發出嗡嗡之聲,片刻,引來倆點光芒顯現在了符陣上,是倆個隱約的人形,卻正是方正和秦楚楚的樣子。

李滄海沖著符陣里倆人的殘魂說道:“莫著急,沒事,忍一下就好了,你倆這是大機緣來了,殺你們的不是壞人,此事我慢慢解釋給你們聽,現在你們先在這里呆著,你們不能離開,玄牝真水還沒拿那!”

說完不再理會二人,縱身向云潭深處走去。

二人只剩靈魂形態了,也不能說話了,但是都聽懂了李滄海的話,二人用靈魂對視了一眼,那眼神里分明是在問對方,“什么意思?”“你不明白?”“現在怎么辦?”

在發出一連串疑問發現對方也不能解答后,二人放棄了,就安靜的呆在陣中不動了。

( 王朝中文小說網 www.wch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不彈窗,不彈窗,就是不彈窗王朝中文網( www.wchzw.net )

王朝中文網推薦小說《萬物向長生》最新章節,及時的更新,和大家一起分享作者的優秀作品。

小說版權屬于《萬物向長生》作者所有,轉載請事先請示原作者。

小說《萬物向長生》最新章節是書友的最愛,網友及時上傳《萬物向長生》的最新章節,和vip最新章節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