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鍵盤左右鍵(← →)前后翻頁
莽荒紀完美世界我欲封天武極天下,您不看我的錯!
 
 

我真沒想重生啊 745、黃慧:大學里男生都是好人,陳漢升除外
我真沒想重生啊   作者:柳岸花又明

不彈窗,不彈窗,就是不彈窗王朝中文網( www.wchzw.net )

我真沒想重生啊 有勞您分享:
更多
小魚兒臥室的裝修風格充滿著少女心,粉白相間,光線充足,書桌、書架、衣柜一應俱全,陳漢升和王梓博進入房間后,看見邊詩詩正坐在床尾,她似乎還有些生氣的樣子,不過情緒已經穩定下來。

邊詩詩自然不會給王梓博好臉色,甩出一個白眼的同時,也順便觀察一下王梓博的臉頰。

雖然知道陳漢升不可能真下手,其實邊詩詩仍然有些擔心,萬一真打了咋辦,自己男朋友可是玩不過痞子一樣的陳漢升。

不過確定王梓博沒受傷以后,邊詩詩傲嬌的小性格又起來了,覺得不能這么快就原諒王梓博。

“粘人精,我去哪里,你就去哪里。”

邊詩詩仰頭看著天花板,小聲嘀咕一句。

“嗬嗬嗬。”

王梓博干笑一聲,他愿意一輩子都當邊詩詩的跟屁蟲,只要她不再生氣就好了。

陳漢升和蕭容魚無聲交換一個眼神,小魚兒指著邊詩詩身邊的位置:“梓博,你也坐啊。”

蕭容魚本意是創造機會讓王梓博親近邊詩詩,消除這對情侶之間的矛盾,不過王梓博嘴里“噢噢噢”的答應著,看了看床褥以后,他還是輕輕把書桌前的學習椅搬出來,小心翼翼的坐著半個屁股。

這只是一個很小的細節,陳漢升和蕭容魚都沒怎么在意,邊詩詩突然有些心疼。

她當然知道男朋友是怎么想的,這是蕭容魚的臥室,自己是小魚兒的閨蜜,陳漢升是小魚兒是男朋友,所以他們可以隨意一點。

不過王梓博覺得自己身份隔了一層,而且小魚兒家庭條件這么好,一種無形的拘束感讓他很注意自己的言行舉止。

這就是典型的“普通人家小孩”,敏感又有些自卑。

幸好房間里還有個椅子,不然王梓博估計能一直站著,然后還會一邊扭著屁股,一邊掩飾這種行為:“我剛剛跑過來,大腿緊繃繃的,現在就想站著放松一下,不想坐的。”

“哎”

邊詩詩嘆一口氣,面對這樣的男朋友,她莫名其妙的又不想耍脾氣了。

其實剛才小魚兒說得很對啊,梓博只是不想隱瞞而已,不過他的出發點是坦誠的,自己吃醋歸吃醋,可是不應該過于責怪男朋友。

“王梓博,你打算怎么處理這件事啊?”

邊詩詩吸了吸鼻子:“她讓你今天給答復的。”

“靠!這么快就完事了嗎?”

陳漢升怔了怔,他都躺在床上,等著他們一哭二鬧三上悠亞呢,沒想到邊詩詩“懂事”到流程也不走了,直接開始解決問題。

“我,我不回復就好了。”

王梓博瞄了一眼陳漢升,發現得不到什么指示,只能按照自己的想法來解決。

“不回復,她一直找你怎么辦?”

邊詩詩繃著小臉,提出了這個實際存在的可能性。

“那我就拉黑電話號碼。”

王梓博老實歸老實,不過邊詩詩和黃慧哪個更好,哪個更值得珍惜,哪個才是一輩子的良伴,他還是分得清楚的。

邊詩詩聽到這樣回答,眉梢才慢慢的緩和下來,哪知道陳漢升嫌不夠亂,笑嘻嘻的抬杠道:“拉黑這個號碼,她再換另一個號碼騷擾怎么辦?”

“天殺的陳漢升!”

王梓博心里罵了一句,不過這個問題還真把他難住了,對啊,如果黃慧換號碼聯系自己怎么辦?

“那,那”

王梓博不知道怎么解決,斷斷續續的開始結巴,邊詩詩表情又繃了起來。

眼看著這兩人都要和好了,就因為陳漢升多了一句嘴,結果又鬧成這樣,尤其陳漢升還非常的悠閑,手肘撐著腦袋,總之就是一副看熱鬧的樣子。

蕭容魚這給氣的,忍不住“啪”的扇了一下男朋友的屁股:“誰提出誰解決,你提出的問題,你來解決!”

不過這巴掌下來以后,不僅陳漢升有些吃驚,邊詩詩和王梓博也是難以置信的張開嘴巴。

他們也見過陳漢升和蕭容魚的相處方式,小魚兒握緊拳頭捶打幾下很正常,不過這樣拍屁股,emmm

也不是不可以,就是有些奇怪,邊詩詩眨眨眼睛,閨蜜和陳漢升之間的關系,好像有了一些耐人尋味的變化啊。

蕭容魚也反應過來了,她也不知道為什么會這樣,可能是昨天晚上以后,兩人肢體動作開始不再拘泥于“男女有別”了。

這一點,詩詩同學暫時是沒辦法理解的。

“咳!”

陳漢升咳嗽一聲,打破臥室里的短暫安靜,拿過王梓博手機說道:“解決也很簡單,就是讓黃慧在梓博這里徹底死心就行了,所以咱們的態度不能太溫和。”

“嗒嗒嗒”

陳漢升打了幾個字發過去,然后把手機還給王梓博:“這樣回復就好了。”

王梓博看了一眼,臉色一滯,然后主動遞給了邊詩詩和蕭容魚,她們看見果殼手機的熒幕上只有兩個短句:

沒錢,別煩老子!

邊詩詩和蕭容魚也是呆了呆,這哪里是不夠溫和,簡直是暴躁了,還充斥著陳漢升的一貫風格。

“叮”

黃慧可能是一夜沒睡,也可能是她在苦心期待王梓博的幫助,結果卻等到了這句話,所以回復的非常迅速。

黃慧:梓博,這根本不是你說話的語氣,這是陳漢升在回信息對不對?

黃慧:陳漢升,我哪里對不起你,你一定要這樣打壓我?

黃慧:我在建鄴呆不下去,就是被你害的,陳漢升!

黃慧大概有些失控,一連發了十幾條短信,全部是質問“陳漢升你為何要這樣壞,你這樣欺負人,就不怕遭到報應嗎”

陳漢升完全沒放在心上,王梓博和黃慧的淵源有多深,自己和黃慧的矛盾就有多久,真要追溯起來,大概是從那頓“800元的西餐”開始吧。

黃慧和朋友吃飯,中途把王梓博喊過去,大一時的王梓博能有多少社會經驗,屁顛顛過去才發現是買單的,錢不夠的情況下又只能請發小幫忙。

這就是把老實人當“凱子”欺負啊,陳漢升這個大流氓又怎么能忍,要不是王梓博不夠爭氣,好幾次幫黃慧求情,陳漢升甚至想過在火箭101設個“挪用公款”的圈套,直接把黃慧送進去了。

黃慧也是個聰明人,她早看出來陳漢升對自己很不滿,而且這個人桀驁無賴,做事又百無禁忌,黃慧是不敢招惹這種人的。

老蕭已經做好了早餐,在外面喊著閨女準女婿他們出來吃飯,王梓博看著黃慧發來的這些內容,擔心的說道:“黃慧語氣挺狠的,這樣下去會不會有什么問題?”

“不用管,黃慧算老幾,她只能說幾句狠話。”

陳漢升無所謂的說道:“果殼現在這個規模,恨我的大有人在,他們可比黃慧有實力多了,還不是一樣拿老子沒辦法,你別忘記找個理由明天回建鄴。”

陳漢升真是毫不在意,大大咧咧的坐下吃粥,順便還商量冬至要不要兩家一起過節。

其實,也的確沒有出乎陳漢升的意料,黃慧真的是“無能狂吠”。

她首先不敢犯法,這樣一輩子就毀了,另外因為在火箭101工作過的原因,身份證號碼和父母老家的地址全部記錄在聶小雨那里。

黃慧覺得現在唯一能報復陳漢升的辦法,可能就是拿根繩子,趁著天黑,悄悄吊死在果殼電子的大門口,這樣好歹能夠抹黑一下。

當然這就是個玩笑,黃慧這樣“利己主義”的女人,她是不會自殺的,即使她非常厭惡陳漢升。

相反的,黃慧卻一點不恨王梓博,盡管王梓博沒有答應借錢。

“可能是準備離開的時候,才發現建鄴這個城市里,只有梓博是真正愛過我的吧。”

黃慧站在出租屋的窗口,默默看著外面昏黃的霧霾。

建鄴是個非常nice的城市,除了偶爾陰沉的讓人胸悶以外,其他的幾乎沒有缺點了。

既有新街口這樣的超級CBD中心,也有夫子廟秦淮河明長城等具有歷史厚重感的景點,還有1912酒吧街,可以讓年輕人放肆大笑的地方。

不過黃慧卻覺得有些心酸,自己明明很有能力,也有本科學歷,也善于揣摩人心,為什么在建鄴卻待不下去,也存不下什么錢呢?

黃慧這類女人,心境還是比較堅強的,她長嘆一口氣,換上紀梵希的外套,系上愛馬仕的絲巾,踩著巴寶莉的長靴,準備下去走一走。

她想離開前再看一看建鄴這個城市,或者有哪里曾經想去,但是沒有去過的地方。

迎面的冷風帶著一些濕意,看來是要下雨了,這場雨以后,可能就要全省下雪了,黃慧呼出兩口白霧,手插在兜里,沿著中山南路漫無目的閑逛。

新街口還是熱鬧呀,即使路邊的梧桐樹葉已經掉光,不過穿梭而過的汽車鳴笛聲,還是增添了很多人間味道。

黃慧忍不住想起,曾經有個質樸老實,皮膚黝黑的大男生,他說想攢錢給自己買車的。

說來也怪,黃慧自嘲的笑了笑:“以前有很多男人都說給我買車,不過我唯一相信的,居然只有王梓博。”

黃慧沒在新街口逗留太久,因為這里不僅有宋義進的公司,還有果殼手機的大屏幕廣告,這是自己最討厭的兩個男人。

這個時候黃慧是沒什么思緒的,總是就是跟著記憶信步而行,等到再次反應過來的時候,居然來到了建鄴理工外面的馬路上。

“怎么走到這里了?”

黃慧一時間也有些茫然,不過對面的星巴克咖啡館有些眼熟,這是王梓博第一次陪自己進入這個“高檔場所”。

王梓博那時的表現很差,無所適從,腦門冒汗,他就連“卡布奇諾”咖啡都不知道。

黃慧知道王梓博的家庭背景,也聽王梓博講過,上初中的時候,港城第一家肯德基開業,他雖然很想吃,可是一直覺得這家餐廳很貴很高檔,所以始終不敢進去。

直到班里很多同學都吃過了,他才拿出存了好幾個月的零錢,拉著發小陳漢升走進肯德基里。

那時,他才敢開口問價,他才知道肯德基原來并不貴,他也知道零花錢都被拿去打游戲的陳漢升,怎么靠著一張嘴巴,蹭吃蹭喝班級女同學的薯條。

“傻子一樣。”

黃慧突然笑了一聲,以前她總是覺得王梓博又土又窮又不浪漫,也不會哄女生開心,甚至第一次在國貿中心碰到王梓博,黃慧都覺得王梓博不配來這種地方。

可是現在想想,黃慧卻覺得王梓博其實非常的真誠,其實這是一支真正的潛力股。

黃慧對建鄴理工很熟悉,因為王梓博負責火箭101網點的時候,她經常過來找王梓博(要錢)。

今天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黃慧腦海里都是王梓博的身影,這就有點像“人之將死,其言也善”的感覺,不到最后一刻,某些東西根本不能勘破的。

黃慧在建鄴理工里面足足轉了一圈,看了火箭101的寄件網點,看了王梓博的男生宿舍,也看了著名的情人坡,以前王梓博就想帶著自己來這邊坐坐,黃慧從來沒有答應過。

雨下越大,就在黃慧以為冬至日要被淋濕的時候,一個男生突然把雨傘塞在自己手里。

“嫂子,王哥不在學校。”

這個男生笑呵呵的說道,臉上都是在校大學生才有的靦腆。

“你叫我什么?”

黃慧愣了愣。

“叫你嫂子啊。”

大學生解釋道:“我以前就在王哥手底下做兼職,大家都這樣稱呼的嘛,后來我要考英語6級,早早的退了出去”

“噢。”

黃慧點點頭,難怪他都不知道自己和王梓博已經分手了,不過黃慧沒有解釋,只是客氣的說道:“同學,謝謝你了。”

“不客氣。”

大學生揮揮手道別:“嫂子再見。”

看著沖進雨幕里的男生,黃慧心里涌起萬千愁緒,大學里的男生多好啊,單純而善良,沒有趙政和宋義進那么多的心眼。

等等,好像陳漢升也是大學生吧。

那就改成:大學里的男生多好,陳漢升除外。

走出建鄴理工以后,已經下午4點左右了,黃慧在門口攔了一輛出租車回家。

瞧著車窗外模糊的雨幕,黃慧忍不住在想,明天去哪里呢?

瞻園好像沒去過,靈谷寺也可以去看看,還有以前同事經常提到的,獅子橋邊那家很好喝的奶茶店。

(萬萬沒想到,其實梓博哥才是“男主角”,歷經諸多波折,終于事業愛情雙豐收,就連渣女都念起他的好了。)

請記住本書域名:。小說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xszww8

( 王朝中文小說網 www.wch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不彈窗,不彈窗,就是不彈窗王朝中文網( www.wchzw.net )

王朝中文網推薦小說《我真沒想重生啊》最新章節,及時的更新,和大家一起分享作者的優秀作品。

小說版權屬于《我真沒想重生啊》作者所有,轉載請事先請示原作者。

小說《我真沒想重生啊》最新章節是書友的最愛,網友及時上傳《我真沒想重生啊》的最新章節,和vip最新章節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