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鍵盤左右鍵(← →)前后翻頁
莽荒紀完美世界我欲封天武極天下,您不看我的錯!
 
 

學魔養成系統 359 亂殺
學魔養成系統   作者:給您添蘑菇啦

不彈窗,不彈窗,就是不彈窗王朝中文網( www.wchzw.net )

學魔養成系統 有勞您分享:
更多
莫念與楊軍泰勒展開的功夫,李崢和林逾靜則突然進入了一種羞澀的狀態。

剛剛由于公式男的突然出現,情緒上來了,就很大方。

而現在,孤男寡女,小別三月,突然迎來了平生的第一次同桌而坐……

這不躁動,是不可能的。

兩個人都背著臉,默默地放置起自己的文具。

“真討厭……”林逾靜嘟囔道,“我說明情況讓他走不就好了么……這樣搞得全班都在看我們……”

“哼,這正是我的目的。”李崢抬頭四望,瞬間便擊退了那些偷窺的目光,“主權啊,靜靜,主權是要高調宣誓的。”

“好了,好了……你這樣我以后還怎么在班里混……”林逾靜緊張地伸手掰過李崢的腦袋,“你是動物嗎……還……還巡視起領地了,就差尿尿啦。”

這一掰回頭,剛好四目相對。

借著灑在李崢臉上的一縷晨光,氣氛很到位。

絕頂的李崢,溫柔地閉上了雙眼。

“不行……”林逾靜掙扎了一下,而后一把推開李崢扭過身去,“等下課的……”

“好說。”李崢笑道,“我知道一個地方,絕對沒有人。”

“好了……別說了……”林逾靜擰裙低頭,“你再這樣,我就不給你好臉了……”

“那……拉著手上課可以么?”

林逾靜又是一番掙扎后,終是澀澀低頭:“……在下面拉。”

“嘿嘿。”

他們并沒有意識到。

教室里其實十分安靜。

與其說是紀律好,不如說是所有人都特意安靜下來,只為偷聽他們的對話。

好好的,充滿期待的生物物理課,也不知道為什么,就不那么香了。

不僅是男生,就連女生都不香了。

為什么可以這樣……

突然就來了一個外班帥哥。

突然就這樣了。

男生就更慘了。

靜靜。

物院之光。

Queen的接班人選,上位替代。

怎么說被其他院的人叼走就叼走了呢!

那個逼他自己來也就罷了。

還不知從哪里搞來了個留學生打手。

從者擺在那里,這踏馬誰敢言語啊!

當然,互相小聲嗶嗶還是敢的。

“8個兄弟嘗試接近……15個兄弟嘗試加好友……除了唔什么都沒得到,為什么……為什么!”

“我看透了,阿濤……女人只看臉。”

“可……林逾靜跟那個印第安大漢也說話了啊,為什么只對本院的兄弟唔唔過去?”

“別說了,阿濤,這教室的氣味……我已經待不下去了……我們一起逃課吧。”

“穩住,一會兒點名的時候,搞不好老師會問那個逼是哪兒來的。”

“有道理,就算老師不問,陳蒙也會提醒老師有外院成員的……”

“是啊,怎么看那幾個人,學習都不像太好的樣子,聽我們物院的課也是聽不懂的,八成上半節課就跑了。”

“不錯,就算不跑又怎樣?那個外院帥逼總不可能選滿了我們班的課程吧?”

“對,扛過這節課就好了。”

“看不見,看不見!”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勝利法。

只是,莫念的困境,太過極端了。

再多的泰勒展開。

也比不過身后的扭捏調情。

莫念以為李崢是個莽夫。

哪想到竟是如此高手。

幾分鐘的時間就拉上了手。

那接連不斷的下流囈語,那十指相扣中迸發的淺淺呻吟。

無不讓莫念備受煎熬。

說好了要保護我的,你在做什么啊,李崢……

但在莫念眼里,李崢終究是好事當頭,總不好回頭打斷。

為了李崢的歲月靜好。

莫念只好硬撐前行。

那位老專家縫的線,一定要頂住啊。

度日如年的幾分鐘后,鈴聲終于響起,一位須發茂盛的年輕男講師應聲踏入教室。

起立問好后,講師大方隨和地進行了自我介紹。

“物院的同學們大家好。”

“首先說一下,雖然這門課是物院的專業選修課,但我個人其實是生物學院的,是生物信息技術方向的博士后、研究員。”

同學們下意識地發出了“哇哦”的驚呼。

怪不得這么年輕有活力,就是這頭發實在多的嚇人,不像是博士后水平的。

講師好像也看到了大家的驚疑,只笑著抓了抓頭發。

“生物學研究是很快樂的,別聽人瞎說什么生化環材不行,你既然能考到薊大,那就相信自己,做什么都能行,整個世界都在等著你去征服。”

“確實,我們偶爾總需要精神勝利法。”

同學們聞言,回以淡淡的微笑。

非常對,老師,我們已經在精神勝利法了。

講師接著展開電腦,開了投影,在屏幕上展示出自己的姓名,接著笑著張開雙臂。

“崔慎之,平常叫我老崔就可以了。”

“咱們這門課,主要是初步展開一些跨學科視野,并沒有太死板的教學要求。”

“所以我講課的時候,也會盡量減少太硬核的知識輸出,盡量以啟發性為主,考試的事情大家也不用擔心,我也是剛從學生階段過來的,期末前會劃出明確的重點,依你們的水平,復習三四個小時足矣。”

猛烈的掌聲響起。

恨不得起立鼓掌。

只是李崢眉頭一皺,很不滿意。

崔慎之卻好像很害怕這個,連連抬手壓下了掌聲。

“大家也別往外說,不然教務處要找我麻煩的。”

“之所以這么做,是希望大家上課的時候不要有壓力,盡可能地沉浸在知識的世界,我會盡己所能地用物理視角,為你展開生物世界的美妙。”

“那么首先,我需要大概了解一下班級的平均水平,物理和生物雙方面的,這樣才好決定我的措辭和結構。”

“請參加過物理競賽的同學們舉一下手。”

唰唰唰!

三分之二以上的人齊刷刷舉起手來。

畢竟是薊大物理專業,國金滿地走,省一不如狗,裸考進來的人并不多。

舉手的同時,坐在前排的公式男陳蒙,下意識地回頭掃了一眼。

正好就撞見了李崢正直的雙眼。

四目相對,他們都非常清楚對方在看什么。

陳蒙:我帥不過你,還學不過你?

李崢:亂殺,我來這里就是要亂殺的。

二人各自哼了一聲,收回了目光。

陳蒙不自覺地淺笑起來。

外院的雜碎罷了。

尤其是那個留學生,怕是聽都沒聽說過物理競賽。

是時候,讓靜靜透過那層種馬一樣的外表,看看什么是有趣的靈魂了!

講臺上,崔慎之繼續說道:“省一及以上的同學再舉一下。”

一些人當即放下了手,但舉著的,依然超過一半的人。

崔慎之再次說道:“國金的請繼續舉手。”

唰唰唰。

這次有很多人接連放下,堅挺的人不足三分之一。

時機已到,陳蒙再次回頭一瞥。

再次撞上了李崢的目光。

同時露出了“這小子可以啊”的驚詫。

對視之中,崔慎之再次說道:“前50名國家隊集訓水平的繼續舉手。”

這一次,僅剩下10人不到。

陳蒙與李崢卻依舊堅挺。

然而,陳蒙已經開始慌了。

要……要頂不住了……

就到這里吧,崔老師……算個平手好不好……

這當然是不可能的,崔慎之看著這個比例反倒激動起來。

“都是高手啊。”崔慎之抬臂一斬,“前10名!”

頓時。

除了李崢和林逾靜外,所有人都被迫放下了。

陳蒙更是身形一震,委屈地縮回了頭。

你媽的為什么!!!

帥不過,撩不過,還學不過!

世界上為什么有這種人!!

“哇哦!咱們班還有此等奇才?”崔慎之不禁抬了抬眼鏡望向李崢和林逾靜,“麻煩報一下國決名次。”

“一。”李崢淡然點頭。

“二。”林逾靜羞澀頷首。

這次。

全班終于“哇”了出來。

有些人終于反應了過來,驚叫出聲。

“這逼是崢神?”

“艸了。”

“惹不起,惹不起……”

“這就說得通了……”

崔慎之更加興奮,用力地問道:“IPHO名次?”

這次,二人同時搖了搖頭。

“沒去???”崔慎之大驚。

二人點頭。

“被簽證卡了?”崔慎之問道。

“沒有,有其它不能抽身的事情。”李崢很低調地遠遠點頭。

林逾靜也是嘿嘿一笑。

不能抽身??

生孩子嗎??

崔慎之雖然這么想了,卻終究是忍住了,使勁吞了口吐沫問道:“什么事比IPHO更重要?”

“造火箭啊。”林逾靜笑呵呵抬手比劃起來。

李崢也是沉沉點頭:“我們在黃河二號項目組工作了8個月。”

“哇!”的聲音再次出現。

這次不僅僅是因為黃二,很多人都知道黃二。

這次僅僅是因為,他們抬手比劃的時候。

是十指相扣的。

艸了。

這次,是真的艸了。

陳蒙,已經完全癱趴在了桌上。

拿什么斗?

我還拿什么斗?

我陳蒙一世純愛戰神。

以為自己遇到了命中注定的傲嬌少女……

才發現早已是他人之妻。

死吧!讓我死吧!

這一次,就連崔慎之也受到了無差別傷害,顫顫扶穩了眼鏡,背著頭壓了壓手:“兩位大神……手……最好還是先放下去……考慮一下其他同學和講師的感受。”

林逾靜也是這才意識到,一直拉著李崢的手。

嚇得趕緊抽手趴睡下去。

完了,完了,完了……

這次真的被渣渣宣示主權了。

怎么握著握著就習慣了,就連在一起,就放不開了啊……

李崢,卻只是微笑著傲然掃視。

殺,亂殺。

草原之王就是我沒錯了。

前排,便是莫念也頂住傷痛回過頭來。

“怎么從沒聽你說過?”莫念驚道,“班級自我介紹的時候也沒說。”

“唉。”李崢隨意抬手,“只是一些微小的成績,不足掛齒。”

“哥,你原來這么牛逼呢。”楊軍更是瘋狂點頭,“比我能想到最牛逼的人還要牛逼。”

“嗨,你嫂子也不賴。”李崢笑著擼了擼靜靜趴睡的頭。

“起開,起開……”

靜靜抬手,本欲把李崢撣走。

卻哪里抵得過擼了旺財一年多的李崢。

這一抬手,便又被十指雙扣了。

接下來,就是掙扎,反抗,最終順從,兩只手潛入了課桌下隱秘的角落。

莫念看完了全程,才反應過來不對勁,要命地轉回了身。

“軍……繼續展開……別停。”

“哥……要不給你放一段大悲咒吧……我新手機可好呢。”

臺前,崔慎之也是好一會兒才平息了心情。

“那個……我該干什么了來著……”

“哦對,再了解一下生物水平。”

“參加過生物競賽的麻煩舉一下手。”

這次只有十來個人舉手。

又有李崢。

這并不奇怪。

奇怪的是竟然有莫念。

印第安原住民自治區也有這樣的競賽嗎?

“比想像的好。”崔慎之繼續說道,“省一舉手。”

還剩三個人。

“怎么又是你……”崔慎之都有點討厭得想跺腳了,有些失控的叫嚷道,“國金!”

兩個人,還剩李崢和莫念。

你丫的煩不煩啊!

崔慎之開始煩躁了。

當然,更讓人驚訝的,是前面那位像是神話英雄一樣的存在。

這張憨臉憑啥也學習這么好?

“國家集訓隊?”崔慎之再次說道。

兩個人的手依然挺得筆直。

“IBHO金牌?”

這次,李崢終于放手了。

莫念卻依舊堅挺如初。

“這位……友人。”崔慎之問道,“您是哪里人?”

“中華魯東。”莫念木木點頭。

“哇哦……還真是……預料之外,情理之中啊。”崔慎之繼而問道,“參加的哪一屆IBHO,名次如何?”

“我也不知道哪一屆,就是我初三時的那一屆。”莫念沉聲道,“官方名次是第二名,不過那次實驗出的很荒謬……算了,有點疼,不說了。”

周圍人難免也向莫念投去了崇敬的目光。

太恐怖了……不僅武力如此,文斗還很厲害……

這不是英靈,是JoJo了。

崔慎之驚嘆點頭:“生物競賽雖然沒那么熱門,但任何競賽的國際金牌,都是有絕對水平的了。很好,今年我們物院招生很優秀啊。”

“老師。”前排的一個男生忍無可忍抬手道,“那三個人不是物院的。”

“哦?特意來旁聽我的課?”崔慎之眼兒一瞪,“歡迎啊,榮幸之至!”

艸……男生痛苦地低下了頭。

李崢只是輕笑。

我都說了多少次了——

學習好就是可以為所欲為。

崔慎之這便拿起了名單,粗掃一圈后抬頭笑道:“原來是三位英培的同學,可以可以,很有跨學科前沿眼光。”

這句話屬于雙向吹捧。

李崢和莫念也只好認了。

接下來,終于進入正課。

崔慎之將生物、物理、計算機技術混在一起,為大家展開了一副全新的前沿科學。

真上起課來,李崢和林逾靜還是很認真的,雖然連體拉手,但該聽的一耳朵沒落,只是偶爾對視交換一下感想,鋪墊一下情調罷了。

第一節課下課的時候,李崢由衷感懷:“這還去什么電影院游樂場,今后就在這里約會了。”

“噓噓噓!!”林逾靜揮手道,“自己知道就好啦……”

“好吧。”李崢挑眉道,“下課了,去我說的那個地方吧。”

“不遠吧?”

“不遠。”

“那……那就一下哦。”

“誒,我都憋了5個月了,多來幾下么。”

前方,莫念渾身一顫。

他正打算讓楊軍扶他逃跑的時候,靜靜羞澀的言語卻又飄了過來。

“不行,不行……這個活動太難了,我肺活量跟不上……”

莫念整個人都不好了。

肺活量?

管踏馬肺活量什么事?!

等等……

難道是那種玩法…………

那可是連究極狀態的我,都很克制的……

啊……

不行,不能再……

線……線……

嘣!!!

垮!!!

“唉,一下就一下。”李崢一笑,這便拉著靜靜起了身。

他是有自信,讓靜靜一下過后,還求著要下個一下的。

“中間不拉手……”靜靜卻縮回了手,緊張地怯怯起身,掃向四周,明明已經被宣示過主權了,但還是一幅怕被發現的樣子。

就在她掃視的時候。

視野中突然劃過一抹血跡。

定睛一看。

是莫念的短褲腳。

正在滴。

“啊……”林逾靜趕緊抓住李崢的胳膊,“他……他他他……”

“嗯?”李崢茫然道,“莫念么?他過往的確……很糾結,回頭慢慢給你講。”

“過往……糾結……”林逾靜看著滴答的血跡。

忽然神色一僵。

這個流量……

難道……

是大姨媽???

傳說中的跨性別者?!

此時。

莫念,也終于回過了頭。

淚水,在眼里打轉。

“崢,你說好了要保護我的。”

莫念抽了下鼻涕,委屈地哽咽起來。

“好了,現在徹底,血崩了。”

李崢眼兒一瞪,四重的。

“你竟然……上課的時候會克制不住自己……”

“我?”莫念的淚水滑了下來,“你還有臉說我??”

“快快……”林逾靜從包里火速抽出了應急儲備,塞到了莫念手里,“拿著吧……好姐妹,救一下急……”

莫念呆呆地看著手中的應急ABC。

實在是想不出該怎么用。

但他還是還了聲謝謝。

當崔慎之再次回到教室講第二節課的時候。

那兩位大將,連同林逾靜,都經不見了蹤影。

這就搞得他很受傷了。

我的課……就這么差的么……

第一次當講師,明明拼命準備了的說……

( 王朝中文小說網 www.wch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不彈窗,不彈窗,就是不彈窗王朝中文網( www.wchzw.net )

王朝中文網推薦小說《學魔養成系統》最新章節,及時的更新,和大家一起分享作者的優秀作品。

小說版權屬于《學魔養成系統》作者所有,轉載請事先請示原作者。

小說《學魔養成系統》最新章節是書友的最愛,網友及時上傳《學魔養成系統》的最新章節,和vip最新章節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