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鍵盤左右鍵(← →)前后翻頁
莽荒紀完美世界我欲封天武極天下,您不看我的錯!
 
 

宋北云 520、三年5月21日 雨 也無風雨也無晴
宋北云   作者:伴讀小牧童

不彈窗,不彈窗,就是不彈窗王朝中文網( www.wchzw.net )

宋北云 有勞您分享:
更多
這幾日悶熱,梅雨似是提前了,雨水格外充足,襄陽城外那變得圓滾滾的長江讓人看得心中發毛,若是再這么下去,三國戰備全得作罷,各回各家各找各媽,治理水環安置災民。

當然,襄陽城內該是如何還是會如何,柴家和刺史的奪權之戰已經進入了白熱化,兩方人甚至已經公開進行對峙,雖然現在還沒有上升到軍事行動,但真的只差臨門一腳了。

“奉天承運皇帝敕曰。”小宋把剛寫好的圣旨推到小魚面前:“你看看,這可還帥啊。”

小魚表情很古怪,他看了看圣旨又看了看:“宋大人……這有些太大了,不合祖制。”

“大,大就對了。”小宋吹干了圣旨上的墨,然后拿起旁邊一個用蘿卜雕的章外頭蒙上一層金箔之后,沾上蓖麻油的印泥,往圣旨上那么一蓋:“完美!”

小魚苦笑著拿起圣旨端詳了起來,仔細分辨之后,的確是可以以假亂真的,只是……這君臣二人都是從哪弄來這等蘿卜雕章的能耐,一個比一個以假亂真,官家那個多少還能看出是假的,宋大人手中這個簡直絕了,三次比對之后無一定點誤差,便是玉璽上故意磕碰的那個痕都清清楚楚。

“為什么要往上蒙金箔,其實就為了模仿這上頭的褶皺、殘缺之類的東西,你看這玉璽是由四塊蘿卜拼在一起的,但它就是看不出來真假。”

洋洋得意的炫耀自己的作假技術,這要換在人家身上,那可就不是一個簡單的死罪了,這仿造玉璽假傳圣旨,等同謀反、意同作亂,要殺全家的。

但宋大人奉旨作假,要不是他慫,如今蓋在這上頭的大印那就是大宋皇帝傳國玉璽……

“等會你我一并去刺史府,柴家那頭我已經安排好了。”小宋起身:“咱們給駱駝身上再加一根稻草。”

“宋大人,真的要逼反荊州刺史嗎?”

小宋停頓片刻面露高深的笑容:“大宋啊需要一場風卷殘云的勝仗對外的,你明白嗎,小寶貝。“

小寶貝是小宋的口癖他見誰都這么叫但在小魚這里,小寶貝三個字一出來,前面所有的疑問和擔心都成了亂碼宋大人說什么就是什么吧……

換上內務省官服小魚恍然就化作了宮內的那個大伴他個拱著手跟隨著小宋穿過街道一路來到了刺史府門口。

此刻里頭正展開一番激烈的爭論今日柴得金親自帶人前往刺史府洽談稅務和募兵權之事說白了就是削刺史的權來了。

雙方進行了友好的商談,只是下頭的人不懂事,互相拿著棍棒在對峙而已。

“圣旨到!”

小魚站在門口一聲唱,不多一會兒里頭的刺史孫則為和柴得金就走了出來。

“荊州刺史柴得金聽旨。”

“稍等。”

小宋叫停了小魚宣讀圣旨,之后走上前拽了拽孫則為的袖子將他拉到了一邊。

“孫大人你要做好些心理準備。”小宋長嘆一聲:“圣旨可是對孫大人不太有利。”

孫則為的臉色青一陣白一陣他朝拱了拱手:“宋大人……可否透露一二。”

裝模作樣的環顧四周然后壓低聲音在他耳邊說道:“官家袒護柴家。”

孫則為雖然一早便預料到了,但卻是沒想到還真的是如此,他死死握緊拳頭抬頭看了一眼宋狗又看了看不遠處的柴得金。

“宋大人可還有回旋余地?”

小宋輕輕搖頭:“上頭的意思便是這樣,孫大人還是……忍一時風平浪靜,退一步海闊天空,從長計議吧。”

孫則為黑著臉拂袖而去,十分不服氣的領了圣旨,而他仔細觀看圣旨并加以揣摩之后,幾乎確定的就是現在朝廷對他已經完全不信任了。

他想到之前與喝酒時,那廝喝醉酒后說了一句話,也不知是有心還是無意,那句話便是“主疑,臣不反則死”,現在看來這句話顯然是提前告誡自己的,他恨自己當時怎么就沒聽明白呢。

如今事情已經到這一步了,孫則為認為留給自己的時間不多了,因為柴家拿去了募兵權和稅收之后,那就是什么都沒有了。

孫則為憤憤領了圣旨后,柴得金看了一眼也緩步走了,而看了看天色,對小魚說:“火候快到了。”

而與此同時,佛寶奴手上端著秘信,臉色氣得潮紅,她將信拍在妙言的面前:“還有這等事!”

“事情嘛,肯定是真的。不過這明顯是要激你逼反邊境的,干或者不干,在你。”

妙言看完之后說道:“宋遼邊境三城之內的賬目你也看過了,假,非常假。他們報備不到十萬人,但吃餉銀的卻有二十萬人,這多出來的十萬人是為什么?若是吃空餉,還能說是貪腐,可是這兵數瞞而不報,再加上兩年在那死了三個監軍,到底是什么情況你應該有數。”

“狗東西想干什么呀?”佛寶奴從后頭抱住妙言:“愛妃告訴我吧。”

“逼你起兵。”妙言一邊給自己描眉一邊說:“然后在你之前拿下長安城。”

佛寶奴一愣:“還有這種事?”

“你以為他會跟你客氣嗎?”妙言輕笑起來:“若是他真的是那種因為你陪他睡了幾晚就手軟的人,你也不至于昨夜做夢都喊著他名字了。”

“沒睡!”佛寶奴皺起眉頭站起身:“荊州要亂,長安要亂,朕的邊疆也要亂。好啊,那朕就看看能亂到何種地步。我這就下令即刻發兵長安,我看他們能有多快!”

妙言回頭看了她一眼,輕笑起來:“你瞞著我的事情,我已經知道了。你明著說要長安換人,其實你肯定不會換長安,你要用我去給你傳一個假消息,其實是亂花漸欲迷人眼對吧。抱歉,我沒把這個消息傳出去。”

佛寶奴驚愕的看著妙言,然后往后退了一步:“你們兩個都是什么怪物啊!”

妙言笑而不語,只是將首飾佩戴在脖頸之上,然后外衣脫下,露出曼妙身姿走到柜子前取出一套輕薄紗衣穿在身上:“他的心思你不知道,但你的心思他能抓個七七八八。如今這一條路你走也是要走,不走也是要走。要么放了長安,要么跟他一起將整個西北生生嚼碎。”

佛寶奴面色凝重的看了一眼妙言:“你們這樣戲耍我真的好嗎?”

“我可沒戲耍你,是你自己耍心眼,裝無辜。”妙言走到她面前,拿起一瓶香水往她身上噴了兩下:“香不香?”

“柑橘的味道?”

“他專門以你為主題制的香水,這些日子賣的非常好。柑橘、檀木和鳳仙花。”妙言又對著佛寶奴噴了一下:“前調是酸苦清香,中調是沉悶木訥,到了尾調就成了甜美軟糯。你看,他對你的了解遠超你對自己的了解,你拿什么跟人家斗,你還總是不服輸,你要再使什么陰險的招數,他可就要對你不客氣了。”

佛寶奴劈手奪下香水,滿臉不悅的說:“不客氣能如何?”

“你試試便是了。”妙言走到窗口,推開窗戶:“下雨了,看明日吧,如果明日天色放晴,西北之亂就要拉開序幕了。如果明日繼續下雨,長江水患也便要開始了。”

佛寶奴低著頭似是在琢磨什么,她一邊將香水噴在掌心細細的嗅聞,一邊眼睛在來回瞟動,似乎是在找尋什么破綻。

“你還在想辦法還擊?人家已經給了兩條路讓你選,一條是你平叛放長安,一條是他幫你平叛然后吃下你的唐州蔡州,逼近遼新都穎昌。”

“那我放了這兩州呢。”

“他就逼西夏沖擊商州鄭州。這場仗你打也得打,不打也得打。”

“可恨!”

“那我該如何處置?”佛寶奴眉頭皺了起來:“破他這個局。”

“想破這個局其實很簡單啊。”妙言靠在一旁,輕笑起來:“大軍調轉,直插襄陽。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他想幫你平叛,那你就先幫他平叛好了。”

“妙啊!”佛寶奴眼睛亮了起來:“他手頭無兵,我借兵給他戡亂,之后我再分兵而出是平叛是出征都在我手。”

“那西夏呢?”妙言嘻嘻一笑:“你陳兵威脅西夏,你調轉大軍去了襄陽,西夏怎么辦?人家可不會坐以待斃。人家夏新皇可是野心很大的。”

“那如你這么說,豈不是無解?”

“有啊,當然有。”妙言打了個響指:“兵分兩路,一路威懾長安,圍而不攻。一路駐守唐州,一為平叛一為控襄陽。等宋遼內憂解了,再共同發兵去長安,誰先打進去算誰的不就成了。你手頭有籌碼還怕輸?”

佛寶奴仔細琢磨著妙言得話,她本就多疑,再加上接二連三的被那個混賬折騰,她如今連一個標點符號都不肯相信了。不過經過再三的思索,似乎這個法子的確有效……

“即刻發兵!”佛寶奴想通之后喜上眉梢:“朕這便去操持。”

( 王朝中文小說網 www.wch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不彈窗,不彈窗,就是不彈窗王朝中文網( www.wchzw.net )

王朝中文網推薦小說《宋北云》最新章節,及時的更新,和大家一起分享作者的優秀作品。

小說版權屬于《宋北云》作者所有,轉載請事先請示原作者。

小說《宋北云》最新章節是書友的最愛,網友及時上傳《宋北云》的最新章節,和vip最新章節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