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鍵盤左右鍵(← →)前后翻頁
莽荒紀完美世界我欲封天武極天下,您不看我的錯!
 
 

無限血核 第150節:父與子
無限血核   作者:蠱真人

不彈窗,不彈窗,就是不彈窗王朝中文網( www.wchzw.net )

無限血核 有勞您分享:
更多
“胡說八道!”就在針金愣神之際,身后忽然傳來船匠的呵斥聲。

少年騎士和大個子雙雙扭頭,就看到船匠一手提著小酒桶,一手拿著大塊烤肉。

顯然,船匠是記掛著大個子,從宴會中脫身出來,結果聽到了大個子剛剛的話。

“針金大人,請您寬恕。這個傻大個絕非是有意冒犯您的!”船匠半跪在了地上,神色憂急。

大個子一臉疑惑。

針金哈哈一笑:“起來吧,我能不知道你的兒子嗎?我可是擊昏了他許多次的。從某種意義上講,他說的話并沒有錯。我們都淪落于此,都是一艘船上的人。”

老船匠感激無比:“大人,您的高貴,不只是您的身份,您的血脈,還有您的精神,您的品格。是您拯救了我們,和您相處的這段時間,一定會成為我們銘記一生的記憶。您的英勇、寬容、睿智種種美德,必將在未來廣為稱頌。”

針金點點頭,他現在對這些話的感受和以前不一樣。

他對船匠道:“別高估我了,船匠。也別低估自己,事實上,你非常關鍵。沒有你,我們怎么可能制造出新船來呢?你的兒子也有很大的功勞,沒有他的努力,我們距離完成還會有很長的距離。”

大個子聽了這話,頓時流露出開心的笑。

他的努力得到了承認。

船匠的到來,讓針金有了去意。

少年騎士跳下巨石。

“大人,請讓我送送您。”船匠將手中的東西草棚中,執意來送。

針金看出船匠還是在擔心:“放心吧,我不會和大個子計較的。”

船匠得到了針金的再三保證,這才釋然。

貴族、騎士都將名譽看得很重,大多數貴族、騎士聽到大個子剛剛的話,都會將它當做對自己的侮辱。

“大人,您真的和其他大人物不一樣!”船匠滿懷感慨,真情流露,“請恕我冒昧,我從未見過大個子親近除了我以外的人。”

“您可能不太清楚,當我看到大個子和您并肩而坐的時候,我的心中是多么的震驚。”

“在遇到您之前,從未有人能如此平等地去看待他,從未真正地正視過我們這類人。”

針金苦笑一聲:“我的確不太一樣。”

他拍拍船匠的肩膀:“雖然你從不曾說過,我可以想象得到大個子的人生經歷。”

“他是船上的棄嬰,被你收養。生來就顯露出了巨人血脈,飽受異樣的目光。”

“他力氣越來越強,體格越來越龐大,還發瘋病,幾乎所有人都歧視他、厭惡他、防備他、辱罵他、詛咒他。”

“他聽力很敏銳,他聽得到人們自以為小聲的說話,聽得到周圍人對他的咒罵,對他的嘲諷,對他的憎恨。”

“只有你對他好,給他以父親的愛。”

“所以,他才會始終親近你。就我親眼所見,我為你作戰,哪怕沒有一點武技,也會為了保護你,甘愿付出生命!”

“而你也一定為他付出很多。”

“你看他蜷縮在草棚中的樣子,看他主動躲避其他人,畏畏縮縮的樣子,我就知道,你一定為了讓他生存下來,苦口婆心地教導他,教他如何以一個怪物的身份,在人類的世界中生存。”

“你一定非常擔心,擔心有一天,他被很多人以正義的口號當做怪物消滅。你也一定很痛心,看到他被其他人欺凌,卻不能還手。因為你教導過他,千萬不要還手,否則后果會更嚴重!”

“所以,他不會武技,他習慣了忍耐。”

“他丑陋嗎?不,他只是和大多數人長的不一樣。他的內心比大多數人要善良得多。”

“他強大嗎?不,誰說力氣大、體格壯就是強大?有哪一位強者,維護自己的武器只有喊痛和喊爸爸的呢?他其實很弱小。”

“善良、弱小……保護扶助這樣的人,不正是騎士的精神嗎?”

“大、大人……”船匠雙眼通紅,淚流滾滾,哽咽到說不出話來。之前他在宴會中聽到的贊美、肯定等等話語,哪怕再多一百倍,一萬倍,也比不上針金的這些話。

因為針金是真的理解他!

理解這個詞,看起來很簡單,其實很難很重。

“你是個好父親。”針金丟下這句話,徑直離去。

留下老船匠停在原地,一直注視著針金的背影。

落日沉入海面,再無余暉。

在老船匠因為淚水而一片模糊的視野中,針金的身影顯得有些怪異,卻似乎散發著……光。

新船基本上制造成功,有了可以航海的能力。這個事情讓幸存者的士氣飆升。

在接下來的數天里,針金等人開始為新船下海做準備。

如果沒有藍狗狐狼們,新船下海是一件輕而易舉的事情。但如今魔獸軍團們將小山谷重重包圍,便讓這個事情實施難度暴漲上百倍不止。

有人慶幸,當初聽從了鬃戈的建議,修建了一條備用的軌道。

但這個軌道究竟能不能用,還是個問題。

畢竟,海島發生了數不清的地震,而備用滑軌為了避免被風吹雨打,是埋在土地淺層當中的。

就算是滑軌毫無損壞,要啟用這個滑軌,還得將上面的木板等覆蓋物清除掉。

而按照木班的估算,很大可能,滑軌會有間斷性的小規模損毀。這就意味著要提前修建好,才能使用滑軌。

而藍狗狐狼的智慧,又讓維修滑軌這件事情變得復雜。

一旦被藍狗狐狼們察覺到了眾人的意圖,那么新船下海的計劃會受到更強的阻礙,甚至最終失敗。

針金等人商議之后,決定吸引藍狗狐狼的注意力,挖掘地道,偷偷派遣維修小隊檢查滑軌,并且抓緊一切機會全力修繕。

為了盡可能地增加逃生的可能,針金也不再夜間苦訓,一方面他持續對魔獸軍團進行騷擾,盡可能地削弱它們的戰力,另一方面他親自勘察了地下表層滑軌的狀態。

勘察的結果不容樂觀,滑軌損壞多處,其中有幾處幾乎成了碎渣。

維修的工作量很大,難度倒是不高——滑軌的結構很簡單。

針金忙碌的時候,得到了一個好消息。

他來到傷病員集中的巖洞中,看到了白芽。

昏迷了多日的白芽,此刻已經蘇醒。

“針金大人……”他氣息仍舊很微弱,臉色慘白,顴骨凸出,這些天來瘦得很厲害。

“你又挺過來了。好好養傷,告訴你一個好消息,新船造好了,已經達到下海的標準。”針金微笑著道。

他記憶全失,對于白芽,印象很深也很好。從火山巖洞歸來,他的身邊只有蒼須、紫蒂以及白芽。

白芽點頭,臉上浮現出慚愧之色:“昏迷了這么多天,是我拖累了大家。”

針金搖頭:“這不是拖累,我們是一艘船上的同伴,相互幫助,一同離開這里是我們共同的目標。”

“這是你的信。”一旁的紫蒂,將之前的信交還給了白芽,“看來不需要我們去送了。”

“哦,對了。還有新的墨水,你之前用的那瓶墨水已經變質了,這瓶新的墨水是我配置的,不會掉色。”

紫蒂還給白芽送了一份小禮物。

白芽受寵若驚,感動得語氣哽咽:“能遇到你們,真是太好了。在我昏迷的時候,我像是成了一個孤魂,在茫茫無邊的黑暗中飄蕩。我不知道該去那里,又是從哪里來的。恍惚中,我聽到了西萩小姐對我的呼喚,一定是愛,是愛指引著我……”

白芽開始講述自己昏迷的經歷。

自從綠洲中出來,他就有了話癆的趨勢。此次險死還生,似乎又加重了他話癆的程度。

針金微笑。

他知道白芽的感受,非常理解。因為他也曾經多次瀕臨死亡。

能夠說這么多的話,真的太好了!這就是活著的感受!

白芽的蘇醒,像是讓針金的心頭沐浴一道陽光。

接下來的好幾天,針金都心頭亮堂。

每一晚向圣明大帝祈禱之余,針金都告訴自己:“會好起來的,一切都會好起來。我能夠帶著白芽,帶著紫蒂、蒼須,帶著其他人一同活著,離開這座海島。”

“等到了白沙城,我就忘記心核,忘記種種異變。或者請求牧師或者醫師,為我驅除體內的隱患。”

滑軌的維修終于完成了。

高層們高興之余,都在慶幸,維修的難度比他們預料中的低得多。

他們不知道,最主要的原因是每當維修小隊行動的時候,針金都會親自動身,單槍匹馬去騷擾魔獸軍團。為了盡可能地牽扯到藍狗狐狼們的注意力,針金數次以身犯險,沖入敵陣當中,最終帶著一身重傷撤退。

這些天來,船匠、木班等人也沒有閑著。

之前,新船只是基礎完工,還有很多的后續工作。

現在的新船,船體兩側的船舷都有木條長板加固了結構。船板、甲板等等縫隙處又填充了碎麻繩,然后用紫蒂的藥劑膠水黏合。

船匠還向一些人傳授了一門小手藝,如何將木頭加工成合格的滑輪。

風帆索具需要大量的滑輪。

高等的滑輪,采用金屬制作,真的是個輪子。

但新船采用的只是木頭模塊,削成輪子的形狀,再用油涂抹,使其表面潤滑。

最顯眼是船頭。

船頭最前端安裝了一個撞角,是幾根樹干合攏組成的,像是騎士的長槍。

船頭彎曲的船板表面,加固了許多木板,像是一門盾牌。

長槍配盾牌,再加上下山后沖起來的速度,即便是鱷頭錘尾蚺擋在前面,也能一下子將它撞開。

新船下海的日子真的近在眼前了。

然而,就在這一天的夜晚。

轟隆隆……

火山噴發的聲音,似乎都傳達了過來。

人們紛紛被驚醒,站在山坡上,就看到火山噴發,形成了一根前所未見的巖漿火柱,直沖天際!

隨后,大地劇烈震動,顆顆山石滾落下來,砸在新船周圍豎立起來的擋板上。

一場史無前例的大地震!

在人們驚悚無比的目光中,一直被他們當做家園的小山谷,在這一刻終于支撐不住,山體表面出現了巨大的裂紋。

裂紋橫穿山谷,隨后山谷悍然崩塌!

“快,快跑!”

人群慌亂無比,開始抱頭鼠竄。鬃戈想要穩住局勢,但沒有成功。

“保護船啊!”似乎是船匠的嘶喊,但沒有人聽的話。

地震發生的時候,針金正在和魔獸軍團交戰。

當他趕回營地的時候,小山谷已經再無他之前記憶中的模樣,到處是碎石、斷木,還有人的尸體。

“不!”針金臉色慘白,連忙奔進廢墟更深處。

還有余震,或許下一刻是更大的地震,但廢墟中人們已經開始自救。

“船!必須把船挖出來!”

“快來個人幫我搬石頭。”

“完了,我們完了,船肯定毀了,我們沒有希望了。”

人聲嘈雜,有的人臉色鐵青,拼命挖掘搬運石塊,有的人則嚎啕大哭,情緒崩潰。

一直承載他們希望的新船,幸存的可能性非常小。

“我早就說過,小山谷很危險,萬一有大塌方,就糟糕了。你們就是不聽我的!”有人高呼,不斷抱怨責怪他人。

更多人沉默。

也有人怒罵,情緒激動:“放屁!沒有山谷,你能擋住魔獸軍團嗎?!”

針金沒有制止眾人發泄情緒,他們需要發泄,發泄了之后才能情緒平靜下來。

事實上,針金也需要發泄。

望著這片廢墟,他憤怒、震驚、恐慌、失望,但身為領袖,他只能將這些負面情緒都壓在心底。

他剛接過指揮權,忽然石塊震動,露出一只大手來。

“幫、幫我……”隨后,大個子的聲音從底下傳出來。

“兒、兒子!”找不到大個子,已經急得團團轉的船匠連忙撲了過去,瘋狂地搬運石塊,“堅持住,堅持住!”

年邁的船匠不斷地呼喊著。

針金、鬃戈等人紛紛出手,集合眾人之力,迅速搬開了眾多的石塊。

大個子顯露出來,他被雙腿被一塊巨石壓著,傷勢很重,定然是粉碎性的骨折。

但大個子還是用雙手,用自己的胸口抵擋著巨石。

重新看到了船匠,大個子欣喜無比,邀功地道:“爸爸,你看,我護住了船!”

老船匠雙眼通紅,怔怔地看著大個子。

他看到大個子還活著,心中自然是狂喜的。

但他又看到大個子的傷,他頓時陷入了強烈的懊悔和自責當中。

“爸爸錯了,爸爸錯了!”老船匠哭嚎著。

在山崩的時候,他情急之下,喊出保護船的話。除了大個子這樣做了,其他人都沒有聽船匠的話,甚至包括他自己。

“爸爸不哭,船在,船還在。”大個子連忙安慰船匠,他知道這艘船對于船匠的意義。

“不可思議,船體只是輕微損傷而已!”木班檢查了一番后,大聲匯報道。

“多虧了大個子,如果真的要讓這個巨石砸到船的話,船只肯定毀了!”

“大個子,好樣的。”

“多虧了你啊……”

搞清楚了情況,人們紛紛感謝。

大個子有些懵,他頭一次面臨這樣的場面。

唯有老船匠趕到大個子的身邊,看著巨石,看著大個子嚴重形變的雙腿:“痛嗎?”

大個子點點頭,又搖搖頭:“爸爸不哭,大個子不痛。”

“快把巨石給我搬開!”鬃戈大吼。

“不能搬,會給大個子的腿造成二次傷害。我們先要擊碎這塊巨石,或者腐蝕掉它。”針金搖頭。

他正要下令,忽然聽到了狼的嚎叫聲。

嗷嗚——!

狼嚎聲此起彼伏。

這些所有人都聽清了,人們無不臉色劇變。

魔獸軍團來襲!

( 王朝中文小說網 www.wch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不彈窗,不彈窗,就是不彈窗王朝中文網( www.wchzw.net )

王朝中文網推薦小說《無限血核》最新章節,及時的更新,和大家一起分享作者的優秀作品。

小說版權屬于《無限血核》作者所有,轉載請事先請示原作者。

小說《無限血核》最新章節是書友的最愛,網友及時上傳《無限血核》的最新章節,和vip最新章節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