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鍵盤左右鍵(← →)前后翻頁
莽荒紀完美世界我欲封天武極天下,您不看我的錯!
 
 

武謫仙 三十九、直播練成異筋經
武謫仙   作者:流浪的蛤蟆

不彈窗,不彈窗,就是不彈窗王朝中文網( www.wchzw.net )

武謫仙 有勞您分享:
更多
馬千罡低聲說道:“師姐!我還是會上法庭嗎?”

查叫天低聲說道:“不光是你,所有人都要,包括趙星橋師妹,還有你的那些朋友。”

但他還是中央軍少將務……

“我不想再摻和了。”

如果是普通的少將,可能還不如牽扯到如此之深,只是他背后還有天禪寺大學,代表了兩大武神。

弱者有弱者的開心,強者也有強者的煩惱。

“就算你有葉天蟬和老校長做后盾,遲早還是會有人把你逼得要親自站出來,對某些蠢貨說一聲受夠了!”

馬千罡和趙星橋沒等多久,就有另外一支警安隊伍上門,把被吸盡了精血,枯干如鬼,又復被凍成冰坨的七位同事扛走。

從頭到尾,沒有人說半句話。

馬千罡在這些人走了之后,苦笑一聲,說道:“還是回去天廬第一山吧!”

“我估計那邊也已經有人過去了。”

趙星橋只是說了一聲好,沒有再說什么。

馬千罡的智能手環做出了提示,一個通訊號打了過來,他接通了之后,對面立刻說道:“馬千罡,你帶了阿姨,來我們藍家的老宅!”

“這件事兒有些麻煩,但有我們藍家出手,盡可壓得住。”

馬千罡還未想要不要拒絕,楊金廣的通訊也打了過來,他的話就簡單干脆了。

“我們楊家已經施壓,取消了行政令,你可以不必去法庭了。”

“最多會有警安人員要求你協助調查,你……若是有正當理由,可以拒絕。”

楊金廣的通訊掛了之后,楊玄乾的通訊也打了過來,他就沒那么正經,笑嘻嘻的說道:“我已經知道,是那些民議員發動行政令了。”

“他們被一個叫曹彥約的提督,查的雞飛狗跳,想要把我們拉下水,去替他們頂缸!”

“大約他們以為,我們楊家,小籃子的藍家,又或者你背后的兩位武神,還有天琴五老背后的警安派系好欺負。”

“很快他們的反撲,就會被鎮壓下去。”

“你不要插手,這一次,會死好多人。”

馬千罡默默的掛了楊玄乾的通訊,藍染宗的通訊又打了過來。

這一次,小籃子就爽快多了。

“我已經接了阿姨,但尼爾海特我不合適接回家,她是外國人身份。我已經讓她趕緊回天禪寺大學了,沒有人敢進去天禪寺大學抓人。”

“你不用太擔心,這場風波很快就會過去。”

馬千罡對趙星橋聳了聳肩膀,說道:“我們怕是要回去學校了,別的地方都會有麻煩。”

他話音剛落,劉秀仙的通訊也打了過來。

這個劉家的天之驕女,語氣急促,說道:“你們快到我家里來,我已經跟爸爸說好了,他會保護你們。”

馬千罡急忙解釋一遍,剛把劉秀仙的通訊掛掉,齊霄云的通訊就打了過來。

這位諸夏大學的天之驕女,態度就輕松多了,她對馬千罡說道:“我保護自己沒有問題,實在插手不了這場騷亂!”

“就是跟你們報一個平安。”

馬千罡嘆了口氣,說道:“希望大家都能平平安安!”

他等了一會兒,迪麗絲的電話,終于也打了過來,她沒好氣的說道:“你們這幾個主犯都沒事兒了,就連張清歡都跑回了學校,就我一個人被帶來警安局問話。”

“這又關我什么事兒?”

“我從頭到尾,連一個稍微像樣的鏡頭都沒有。”

“張清歡好歹,還搶了兩次鏡頭呢!”

“你快些解決問題。”

“還有……記得欠我八頓,蛤蟆居的咖啡。”

馬千罡攤開雙手,他是真的沒有了話說。

趙星橋忽然抿嘴一笑,說道:“恭喜!現在你可以體會到,什么叫做有權有勢了。”

“這種僅限于大人物的煩惱,平民是沒法體驗的。”

馬千罡想了一會兒,說道:“先去枯竹老師的老宅,找葉天蟬老師吧!”

馬千罡已經連續換了三個目的地,但趙星橋仍舊沒有任何反對,就那么義無反顧的跟著小馬兒走了。

兩人打了個車,直奔中央區。

馬千罡還是第一次來這間老宅。他曾經夢想過,自己每天住在萬米豪宅,溜溜達達過個馬路,就可以去上學了。

但卻沒想到,他入學第一天,就被葉天蟬抓去修行,整整一個暑假,都在被老師的狠狠操練中度過。

緊接著就因為軍訓去了天界,一路馬不停蹄的廝殺,幾次險死還生。

就算回了諸夏,也因為父親被卷入了一場大案子,忙亂至今,居然連抽空去看一眼,這棟夢寐以求的豪宅的時間都沒有。

馬千罡下了車,看到了這棟本來屬于自己的老宅,忽然就后悔,為甚不早點搬過來。

枯竹老朽的老宅,并不是氣派十足的那種,非常有市井的生活氣息,臨街的一面是典型的外廊式建筑物,俗稱騎樓!

臨街的整整一面都是墻,這面長長的臨街墻上,是一首蘇軾的西江月。

開首第一句便是:“世事一場大夢,人生幾度秋涼……”

自己古樸剛健,明顯是枯竹老朽自己的手筆。

只有從兩側轉過墻,才是正門,正門是諸夏最奢侈的一個品牌,叫做盤古。

黑色合金的大門,有電子識別系統,馬千罡和趙星橋走進,大門自然而然就開啟了。

馬千罡走了進去,第一眼看到的是非常有古園林風格的園子,第二眼看到的就是一直攝錄團隊。

不但自己的老師葉天蟬在,玫瑰武圣莫妮卡在,就連老校長都在,甚至還有幾個學校的高層。

馬千罡一臉的懵逼,先是叫了一聲老校長好,又問候了自己的老師,莫妮卡教授,挨個給學校領導點頭。

然后才站到一邊,低聲問道:“老師!您是和莫妮卡教授,拍什么東西,被老校長抓住了嗎?”

葉天蟬隨手就給了他一下,罵道:“不想什么好東西。”

馬千罡心頭委屈,心道:“我不是擔心您,被美色誘惑,把天禪寺大學的武藏演示給莫妮卡教授,還拍攝小視頻嗎?”

“您老人家才是想到什么地方去了。”

老校長笑呵呵的說道:“馬千罡你過來。”

“這是特意為了你準備的拍攝團隊,待會幾個直播平臺一起推送。”

“直播?”巴山書院

“老校長,我要直播什么?”

老校長呵呵笑道:“當然是直播,如何三法合一,煉就異筋經了。”

“咱們學校,上一個練成異筋經的還是葉天蟬。”

“當時我不在學校,沒有保存下來,這份珍貴的資料。”

“再上一個練成異筋經的人,已經是五十年前的事兒了。”

“好容易又出了一個不錯的學生,我們天禪寺大學,當然要獨樂了,不如眾樂樂,讓全國人民都開心一下。”

馬千罡頓時就驚了,叫道:“老校長,這東西是說突破就能突破的?”

“我前后已經嘗試了數百次,也還未能摸到三法合一的邊。這種直播,肯定會失敗啊!”

老校長笑呵呵的說道:“不能!不能失敗。”

“為了這次直播,我簽下了六千萬的大單子。給付所有直播平臺推廣費,就指望你能練成異筋經,收打賞收回來。”

“這一次直播,隨后還會剪輯,加入咱們天禪寺大學的招生宣傳,你要是不成,這些可就都完蛋了。”

“那可怎么辦?”

“突破就好了呀!”

“學生……”

“學生是真沒有把握啊!”

“沒關系,沒關系,你要是失敗了,你老師,你校長我,咱們天禪寺大學一起丟人現眼。”

“還是直播的丟人現眼。”

“至于賠掉的錢就不說了,反正幾百年的學校名聲,也要毀于一旦。”

“校長,這是何苦?”

“還來得及取消吧?”

“絕無可能取消!”

“這次直播,不成功,便成仁!”

“潑婦沉舟,在此一舉。”

“若是失敗,我就給你直播,把這些拍攝團隊都殺了!”

“他們可都是無辜的,這未免也太喪心病狂了。”

馬千罡百般拒絕,但哪里能拗的過老校長?

很快拍攝機位,拍攝團隊都就緒,他被老校長安排,換了一身天禪寺大學的校服,還來的一趟瀟灑的走秀。

音樂聲中,小馬兒瀟灑的走臥室里走出來,站在院子的中央,喝了一聲:“我馬千罡,雖然經歷了無數挫折,但為了國家,為了人民,我無怨無悔。”

“本來我以為,武功盡廢,就此渡過一聲,做一個普通人,就是我的歸宿。”

“我也做出了選擇!”

“但我的老師,我的同學,我的朋友,我的愛人……”

馬千罡忍不住瞧了一眼趙星橋,但這會兒視頻里出現的是一個不知道,老校長從哪里找到的女明星,正在表演熱淚盈眶。

馬千罡抗議過,老校長轉手就鎮壓了,還跟他說:“這是諸夏當今最紅,最有人氣,流量最高的女明星,有了她,今晚的直播,最少能吸引一億以上的觀眾。”

“是今天晚上回本的關鍵……”

馬千罡也只能咬著牙,說完了這些話,反正又不是真讓他跟人家女明星交往。

“我決定重新振作,以天禪寺大學的四神絕之一,異筋經重塑武道根基!”

“大家覺得我會成功的,請扣666,覺得我會失敗的,請飛火箭!”

馬千罡說完這一套臺詞,一咬牙,催動天禪寺大學的秘法,想要強行三法合一。

沒有出任何意外。

小馬兒很快就品嘗到了失敗的滋味。

老校長遠遠的喊道:“沒事兒!這是直播,沒人喊咔!”

“你繼續啊!”

馬千罡繼續咬牙,再次嘗試突破異筋經,連續嘗試了三十多次。

老校長又喊道:“直播間的人氣開始下降了,馬千罡你再不努力,今晚就賠本了。”

“要不,你先爆個衫!”

“爆衫又不能增加成功率!”

“但可以增加收視率啊!”

馬千罡真的很想跟老校長說一句:“我不是賣藝的!”

但這句話怎么好說出口?

以老校長的兇戾殘暴,他今天要是不能三法合一,煉成異筋經,直播失敗,馬千罡甚至懷疑,自己的全家……

很有可能整整齊齊。

“武道修為這東西,不是應該循序漸進嗎?直播突破,是什么鬼?這玩意誰能保證啊?”

“異筋經想要三法合一,豈是如此容易的事兒?”

馬千罡很想趕緊停了這場直播,但奈何這場面,根本就不由得他說了算。

馬千罡被強行逼著,一次又一次嘗試三法合一,一次又一次嘗試突破……

甚至中間還有穿插,那位“疑似被重金聘請”的女明星,用非常誘人的聲音,在一旁念臺詞。

“萌萌,小馬兒!站起來,你是英雄,你能站起來。為了國家,為了這個社會,為了人民,也為了我……加把勁,站起來。”

“站直了!”

“對……就現在這樣,硬硬的男兒氣概!”

如果不是眾目睽睽,馬千罡很想一巴掌拍死這個女明星,甚么站起來,直起來,硬硬的男兒氣概?

他又不是搞笑播主?

馬千罡第一百次嘗試,仍舊以失敗告終,甚至小馬兒自己也有些急躁了,他體內的三股真氣,因為連續嘗試融合,開始躁動起來。

馬千罡只能不管其他,急忙分別以三種心法,依次鎮壓。

甚至還以天地交征風雨雷電賦,安撫體內的真氣,順暢經脈,免得因為太過急功近利,導致走火入魔。

“不能再這樣了!”

“繼續下去,我只怕要被老校長玩死!”

“馬千罡!幾大直播都崩潰了,人氣不如開播的一成,你再不能突破……”

“我特么,怎么可能說突破就突破?”

馬千罡自己也快崩潰了,剛想要不管不顧,下載個合璧的app,反正也就是一半的身家,五十萬武功值。

但就在他準備破釜沉舟的一剎那,兩股雄渾的力量,一起把他籠罩,一股明顯是來自老校長。

是天禪寺四神絕之一的大日如來神掌。

一股絕對是來自他的老師葉天蟬,因為是正宗的七十二相神通,十余頭兇獸氣息泛濫,宛如天魔降世,魔意滔天。

馬千罡也不知道,天禪寺大學的正宗武學,怎么就能讓這位老師,練成如此暴戾。

兩股絕世武學蘊含的武道真意,壓的馬千罡念頭都轉動不靈。

一股深深的絕望,自心靈中誕生。

天武系統彈了出來,只提示了一個字:完了!

馬千罡甚至就連催動天武系統,去下載個app的念頭,都再也沒有,煙消云散,只有一股純粹出自天生,有意無意的意志。

那是他練成很久的武道意志,只是馬千罡從沒有重視過,這一股武道意志,貫通了傍花隨柳,金剛如意肌,以及龍象十力。

讓這三門武功,以一種匪夷所思的結構,重新還本復原,從三門不同的武功,演化回了真正的面貌。

馬千罡是在不知道多久之后,才從武道意志貫穿全身,操縱了一切的狀態中脫離出來。

他可以感應到,自己的傍花隨柳,金剛如意肌,以及龍象十力,三門天禪寺大學的正宗武功,已經消失不見,只剩下了一門全新的武功,在體內緩緩運轉。

這一門武功,無所不包,無所不含,對他身體的每一根神經,每一絲肌肉,每一塊骨骼,每一道經脈,每一分真氣,都操縱自如,絕無絲毫浪費。

這就是天禪寺大學四神絕之一的——異筋經!

曹彥約低聲說道:“你還沒說,如果跟我站一起,也等若站到你的對立面。”

查叫天冷冷說道:“我雖然有派系,但始終是一名警安人員,我加入警安隊伍的第一天,就發誓要維護人間正義。”

“盡管我有時候會妥協,但那是為了更多的維護正義,并不代表,我想要做一個隨波逐流的垃圾。”

“我不喜歡這個家伙,但這一次……他還代表了正義。”

“所以我不勸你選邊!”

“你按照自己的想法做選擇吧。”

查叫天掛了通訊,一張未施粉黛的俏臉,竟然有幾分冷艷,低聲說道:“你可以走了嗎?”

曹彥約微微一笑,他是個很好看的男人,但卻有一種說不出來的陰郁,就好像遇到了不開心的事兒,又或者始終走不出來某段刻骨銘心的感情。

“你可以選擇跟曹彥約站在一起,也可以選擇跟自己的朋友一起。”

越是強大,面對的挑戰,只會越多,而不是更少。

曹彥約低頭想了一會兒,笑道:“少神捕!幸會了。”

這個男子揚長而去,只留下一個孤高的背影。

曹彥約輕輕一笑,說道:“你師弟很有趣啊!”

查叫天的聲音傳了出來,低聲說道:“不要殺了那幾個家伙,行政令我沒辦法取消,但是他們……我會以善闖民宅,試圖襲擊帝國少將處理。”

“沒用的,我會說服你父親,他一定會想要把這些人繩之以法。”

馬千罡沉默了一會兒,低聲說道:“請允許我,再次拒絕!”

馬千罡沉默良久,他知道這是無法避免的事情,某些勢力在瘋狂試探,他已經被卷入其中。

如果他只是一個小小的學生,就算已經晉升武豪,也不會牽扯太深,葉天蟬和老校長盡能護得住。

閱讀

( 王朝中文小說網 www.wch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不彈窗,不彈窗,就是不彈窗王朝中文網( www.wchzw.net )

王朝中文網推薦小說《武謫仙》最新章節,及時的更新,和大家一起分享作者的優秀作品。

小說版權屬于《武謫仙》作者所有,轉載請事先請示原作者。

小說《武謫仙》最新章節是書友的最愛,網友及時上傳《武謫仙》的最新章節,和vip最新章節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