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鍵盤左右鍵(← →)前后翻頁
莽荒紀完美世界我欲封天武極天下,您不看我的錯!
 
 

第一薅神 第三百一十章 元恒劍戰火靈
第一薅神   作者:芊舟

不彈窗,不彈窗,就是不彈窗王朝中文網( www.wchzw.net )

第一薅神 有勞您分享:
更多
火焰洪流一般灌滿了她的血管經脈,橙子的元神一躍而出附身到一旁的金桂木靈之上,豆豆的身影也淡淡浮現出來,不過將天火火源盡數留在橙子身體內的豆豆,看上去沒了以往的活力。

失去了意識的軀殼靜靜躺在金桂樹濃密的枝葉之間,橙子定定看著“自己”一邊透過木靈,源源不絕向那副軀殼輸送真元法力。

無窮無盡的寂靜之中,海水逐漸退出了山洞,外邊的世界月落星辰,第一縷陽光照射道北海之上的時候,橙子終于感覺到三種天火可是遵循著獨特的韻律互相呼應起來。

玄昊站在萬年陰陽樹下,難得地露出幾分猶豫的神色。

陳煜溪自然知道墨靈兒是什么人,他對這個墨族的小圣女印象太深了,他從來沒見過資質悟性比她更高的人,在那個美麗的少女面前,他甚至會覺得自慚形穢。

他引以為豪的天賦與墨靈兒一比,馬上便變得稀松平常,不值一笑。少宗主妃墨凰會為了這個太過出眾的妹妹而妒火攻心,選擇投入少宗主的懷抱背叛出賣墨族,在他看來一點兒都不奇怪。

他奇怪的是,他們的目標就在眼前,為什么一向殺伐果斷的少宗主殿下會想起那個少女,而且罕見地猶疑不決。

“本宮感覺到墨靈兒的天火印記,就在這萬年陰陽樹之下!”玄昊道。

如果他的小美人兒真的就在這里,他就算放棄籌謀多年終于唾手可得的萬年陰陽樹,也沒什么關系。

對他而言,墨靈兒比這棵萬年神樹有價值多了!

可是上次在月神塔對決,他半點不曾感覺到墨靈兒身上有天火印記的氣息,他一直以為是墨族的人想出什么方法替她去掉了天火印記。

墨族的古怪手段極多,能夠做到這點,也并非全無可能。

可是現在突然出現的明顯天火印記感知是怎么回事?時機未免巧合得過份!

“人寰不過去收拾凌云派幾個仙君,怎么現在還未到?”

陳煜溪也很緊張,他們的計劃就差這最后一步,偏偏人寰仙君在這個時候掉鏈子。

他與玄昊自從踏足這座該死的陰陽島,修為降級不說,連感知能力也退步了不少,對于一個當慣了九品仙君的能者而言,這種感覺就想忽然成了又聾又啞的廢物,就算他見慣風浪,也不免惶恐不安疑神疑鬼。

轟隆!距離萬年陰陽樹不遠的正南方向忽然傳來一陣猛烈法力對碰,那股磅礴恐怖的威壓,當場令陳煜溪變色,這分明是兩個八品仙君在斗法!

這兩個人不用問就是天樞和人寰,不可能再有其他。

人寰仙君方才明明傳訊說,天樞已經帶了地淵進入神樹內閉關療毒,叫他們速速到萬年陰陽樹前會合,他收拾了凌云派幾個以及控制住太虛宮中一眾五品長老就馬上趕來。

現在這情況,分明是人寰計劃失敗,被天樞抓了個正著。

陳煜溪牟中焦慮,萬一讓天樞占了上風,他們就糟了!

玄昊反而冷靜下來,今日的事分明是他們反中了別人的圈套,墨靈兒的天火印記突然出現,說不定是他們布下要對付他的圈套。

“先去聯手收拾了天樞再說!”玄昊當機立斷,向南面天樞、人寰斗法的方向掠去。

只要控制住陰陽島,不管地底下那墨靈兒是真是假,又或者有什么圈套,都逃不出他的掌心!

他們敢上陰陽島算計太虛宮,自然不會毫無準備,更不會把所有希望都寄托在人寰仙君一人身上。

人寰仙君原本制住了凌云派五人,正準備出手將五人殺滅,飛劍光芒閃動,眼看著五人馬上就要身首異處,忽然橫里飛出一條青藤,將飛劍抽得斜飛出去,而纏住凌云派五人的翠綠樹根也同時松開,縮回地里消失得無影無蹤。

“天樞?!”能夠控制萬年陰陽樹的除了他就只有天樞仙君一人,人寰幾乎馬上就反應了過來。

衡二緩步上前,定定看著人寰仙君一字一字道:“為什么?!”

她的面容快速變幻著,眨眼功夫變成了天樞仙君的模樣。

剛才與地淵仙君一起進入萬年陰陽樹內閉關的根本就是個假貨,乃是衡二以幻術變出來的,真正的天樞仙君早就變成了衡二的模樣,混在雪鳶他們幾個人中間。

人寰仙君自知敗露,冷笑道:“雌雄陰陽花只有一對,你原先是想留著讓地淵與衡玉敏那小賤人將來沖擊九品,結果那小賤人無故失蹤,你便想留著讓你兩個五品的徒兒合體雙修沖擊八品。

我說的對不對?”

“你由始至終就沒想過我!憑什么這太虛宮都是你說了算?憑什么你問都不問,就把這本該屬于我的機會讓給旁人?既然你沒替我考慮過,我又何必再對你俯首帖耳?!”

“你是金水雙靈根,也無合適道侶,要那陰陽花又有何用?”天樞仙君痛心又意外,她一直以為這是大家的共識,所以也不曾向人寰仙君解釋。

雌雄陰陽花每隔千年盛開一次,對于五行互補的道侶沖關晉級有極大好處。

它可以令晉升八品者成功率增加到三成,沖擊九品期者成功率增加到一成。不要小看這一成,八品后期沖擊九品期而最終能夠成功的,從來千中無一,雌雄陰陽花等于是將成功率整整提高了十倍有余,而且作用是針對兩個人。

而最大的好處就是,即使晉級失敗,服用過雌雄陰陽花的人也能保住性命與原本的修為,只這一點就足以讓無數仙君瘋狂。

“誰說我沒有合適的道侶?哈哈哈!如果不是遇上了他,人家還真下不了這么大的決心呢。既然你已經發現,我們就來痛痛快快打一場,看看究竟誰是太虛宮第一人!”人寰仙君放聲大笑,身周閃現無數劍光,連綿成匹,鋪天蓋地橫掃過來。

天樞仙君一揮羅袖,將雪鳶等幾人送到安全距離之外,十指在烏黑的長發上隨意一撥,摘下一對碧綠的藤蘿玉釵拋向空中。

玉釵化身萬千長藤,向著漫天劍光迎了上去。

兩人從小一起修煉,對彼此的法力手段知之甚詳,斗法演試的次數多得他們自己都數不清,只是今日與往日不同,是真正的以命相搏,不死不休。

他們的動靜太大,整個太虛宮都被徹底驚動,除了兩個正在閉關的五品長老,其余九人全數御劍飛了過來。

他們前日才收到消息說玄昊與陳煜溪要對付太虛宮,今日忽然鬧出這么大的動靜,人人都震驚不已,只道是強敵來犯。

等到看清楚場中激斗的兩人,太虛宮這九個五品長老頓時傻在原地。

他們實在做夢嗎?怎么會是兩位太上長老打起來了呢?!

人寰仙君遠遠看見這些人,心念一動大叫起來:“天樞,你好狠毒!就為了獨占雌雄陰陽花竟然聯合玄昊、陳煜溪還有凌云派這幾個小賊毒殺地淵!”

天樞仙君聽他顛倒黑白,氣極道:“一派胡言,明明是你做下的惡事!”

人寰仙君反應極快:“人家又沒有道侶,要那陰陽陰陽花何用?你與玄昊私相授受,還想狡辯?!”

他們兩人吵起來,九個五品長老更是無所適從,天樞仙君乃是太虛宮第一人,雖然很少管事但素有威望,可人寰仙君說的似乎也言之成理。

正當他們遲疑不定之際,場中忽然飄來兩個快如鬼魅的身影,兩個毫無防備的太虛宮長老發出一聲慘叫倒地不起。

他們一個被黑色的烈焰燒成重傷,一個臉色烏黑奄奄一息。

突然出手重創他們的不用問就是趕來援手的玄昊與陳煜溪。

他們雖然受到萬年陰陽樹的壓制,修為直接跌落到五品期,但是一個有天火在手,一個善于用毒,出手又快又狠,根本不是島上這些過慣了太平日子的五品長老可比,未等他們反應過來,已經接連出手重傷五人,如果不是有萬年陰陽樹的保護,只怕這五個人就不是重傷而是當場身亡了。

論修為,天樞仙君略勝人寰仙君,但眼看著宗門里好不容易培養出來的人才轉眼折損五個,不由得急怒攻心。

她被人寰仙君纏住,還要分心催動神樹之力去保護剩余五名五品長老,不免捉襟見肘起來。

玄昊與陳煜溪對視一眼,并不急于上前幫人寰仙君,反而向在場的其他五品仙君下手,既能夠分天樞仙君的心,又能掃清太虛宮里的隱患,比直接對付她本人要有效得多。

玄昊手上火靈玄龍一卷,撲向附近一個太虛宮的五品長老,這位長老親眼看見前面五人的慘狀,知道玄龍不是自己可以抵擋的,就想往后急退。

忽然感覺背后發寒,他側頭一看,陳煜溪掌上一團血紅色的毒霧五下飄散,已經將他的退路全部封死。

這五品長老大驚失色,慘笑一聲動用全身法力護住要害,指望神樹之力能夠救他一命。

說時遲那時快,就在玄龍張牙舞爪即將撞上來之際,一個白色身影擋在他面前。

砰!一聲巨響,玄龍嘶鳴一聲被撞得倒飛出去,而擋在他面前的白色身影同樣一陣劇震。

那五品長老還未及看清楚身前救命的是哪一號人物,就感到胸襟被他一手揪住,如騰云駕霧飛出了戰團。

突然出現救人是馬云騰,他硬接了玄昊的玄龍一擊也并不好受,天火之威被他手上髓冰石化成的盾牌擋了大半,但那股濃烈的黑暗滅絕氣息仍讓他渾身真元凝滯難過之極。

如果不是玄昊修為受到壓制,就剛才那一下,十個他聯手都抵擋不住。

玄昊顯然沒想到火靈一擊竟然被個小小五品后期仙君擋住,雖然現在情況特殊,也足夠讓他意外地了。

他挑了挑眉毛,俊美邪魅的臉上露出一絲興味:“有意思,太虛宮竟然有你這般人物,你是何人?”

“要殺你的人!”

馬云騰第一次親眼見到這個將橙子害得家破人亡道心盡毀的魔頭,想到他帶給橙子的各種羞辱痛苦,恨不得親手將他撕成碎片。右手五指曲張,拈成一個簡單的法訣,手中元恒劍化作九九八十一柄利劍,向玄昊激射而去。

在他身后不遠處,正施放毒霧的陳煜溪同樣遭到衡止以浸泡過冰癸仙晶的寒潭水化作水霧抵御對方的毒霧,同時拋出陣旗將陳煜溪圍在陣中。

雪鳶提氣凝聲,施展希聲術連“呵”三聲。

陳煜溪堂堂一個八品后期大能仙君,今日稱得上是虎落平陽,一身修為被壓到五品期,被雪鳶與衡止兩個逼得手忙腳亂。

毒霧要施展開來,很大程度還要依賴他本身的修為,不似玄昊的天火,本身就具有極強的破壞力與沖擊力,所以面對衡止與雪鳶的聯手合擊,很快就落入下風。

太虛宮剩下的五個五品仙君也回過味來,雖然不敢近身攻擊玄昊,卻也各自放出法寶,隔空攻擊,大大舒緩了馬云騰這邊的壓力。

天樞仙君眼看著因為凌云派這幾個人的加入,己方情勢明顯好轉,更加專心致志對付面前的人寰仙君。

其實只要他們二人決出勝負,今日便大局已定,一旦天樞仙君可以專心全力掌控萬年陰陽樹,借助島上無處不在的神樹之威,就算是玄昊與陳煜溪也無力回天。

玄昊看著馬云騰,眼神森寒,雙方對戰數會合,雖然他大占上風,卻也沒能奈何得了這個年輕仙君,從對方的出手招數,他已經大致可以猜出他的身份。

“你是凌云派的馬云騰?呵呵,本宮倒是一直小看你們了。今日你們壞本宮的事,一年之內,本宮要屠盡你凌云派滿門,雞犬不留!”

他是動了真怒了,幾只小小螻蟻竟然也敢來招惹他!

眼前這個年輕仙君看樣子歲數絕對不超過五十歲,玄昊忽然想起手下探子稟報的消息,這個馬云騰的資質絲毫不在他之下,而且備受三大宗門禮遇,假以時日極可能成為他的心腹大患,這樣的人留不得!

他比較疑惑的是,馬云騰對他極為明顯的恨意究竟源自何處。

馬云騰素知他惡毒狠辣,聽了他的話更加堅定了要將他擊殺在此的念頭:“你死在這里,就什么都解決了!”

他一邊說,一邊指揮元恒劍化身千萬,如影隨形與玄昊的火靈惡斗。

( 王朝中文小說網 www.wch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不彈窗,不彈窗,就是不彈窗王朝中文網( www.wchzw.net )

王朝中文網推薦小說《第一薅神》最新章節,及時的更新,和大家一起分享作者的優秀作品。

小說版權屬于《第一薅神》作者所有,轉載請事先請示原作者。

小說《第一薅神》最新章節是書友的最愛,網友及時上傳《第一薅神》的最新章節,和vip最新章節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