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鍵盤左右鍵(← →)前后翻頁
莽荒紀完美世界我欲封天武極天下,您不看我的錯!
 
 

星門 第198章 潛修
星門   作者:老鷹吃小雞

不彈窗,不彈窗,就是不彈窗王朝中文網( www.wchzw.net )

星門 有勞您分享:
更多
東海之濱。

一座稍顯荒寂的海景別墅佇立。

不過此刻,別墅中多了點血腥氣。

袁碩罵了一句:“晦氣!”

他的房子還在,不過居然成了海盜的一個據點,等他找來了,幾位海盜正商量著跑路來著,不是因為袁碩來了,而是這一次東海海盜遭受重創。

紅胡子都被干掉了,滅城彈也弄死了大量海盜,這幾位感覺最近混不下去了,想換個地方當海盜。

袁碩三倆下干掉了他們,有些郁悶:“當初這房子,可是花了我不少錢,沒了也就算了,居然被這些家伙當窩點了,晦氣!”

幾人都懶得理會。

對于他們而言,錢不錢的,倒是無所謂了。

此刻的李皓幾人,也不在意旁邊的血腥氣,隨手將尸體丟到了后院,幾人就開始療傷了。

這一次,又是大量的神能石浮現。

劍能涌現。

一瞬間,整個客廳都是劍能涌動,這一次大家都受傷了,兩人還解封了,黑豹傷勢也不輕,沒了高品質的神能石,用低品級的,只能不斷破碎,不斷轉換。

外界的紛紛擾擾,幾人都不去想。

徐家那邊接下來如何,他們也不在乎。

這地方,獨門獨棟,倒是不怕人感知到什么,主要是這里是海盜的據點,東濱這邊可能有人知道,海盜的地方,一般人也不敢過來。

接下來的時間,幾人都在修煉,修補。

時間,也一點點地過去。

這一次消耗真不小,所有人都在瘋狂吞吐劍能,若是以前,劍能也許都供應不足了,這一次還行,小劍吞噬了那地龍兵魂,好像強大了一些。

如此一來,轉換速度更快了,就是神能石消耗的有點快。

袁碩在瘋狂吸收,黑豹也是,倒是洪一堂和光明劍這倆解封的,反而沒他們消耗的大,光明劍都不得不睜眼掃了一眼一人一狗,都是饕餮,只進不出,吸收的真快啊!

五禽吐納術,本來就擅長吸收劍能。

袁碩剛剛才完善了五勢融合,其實此刻空虛的很,大戰一場,更是徹底掏空了他,這時候劍能肉眼可見地被他吞噬,好像再多都不夠用。

四人一狗,消耗都是極大。

這一次李皓倒是沒小氣了,上次是為了救光明劍,他是扣扣搜搜的,這一次大家是來救自己的,那自然要大氣一點,神能石不要錢似的破碎。

眾人沒喊停,哪怕恢復了傷勢,他也在繼續破碎。

三千,八千,一萬,一萬五……

一直消耗掉了足足兩萬塊神能石,黑豹的狗毛都長出來了,洪一堂和光明劍也停下了修煉,袁碩才有些意猶未盡地睜眼開口:“行了,暫時不修煉了!”

客廳中,神能石碎片都快堆積成山了。

李皓一揮手,將碎片收走,納入了儲物戒中,如今的他,儲物戒多的自己都數不過來了。

“老師,傷勢痊愈了嗎?”

李皓問了一句:“沒的話,我還有幾滴生命之泉。”

之前足足帶了15滴出門。

可前前后后,他花掉了8滴,現在只剩下7滴了。

不過生命之泉的確很好用,戰斗的時候,劍能有時候是來不及補充的,來不及療傷的,這東西見效快,雖然持久效果感覺不如劍能。

剩下的7滴,李皓也舍不得再用了。

“先不用!”

袁碩搖頭,心中暗罵,傻子。

這倆在呢,用啥用。

咱們用了,好意思不給人家用一滴兩滴的?

劍能給人家蹭蹭就算了,不知道在哪弄了點生命之泉,就知道瞎張揚。

他那心思,洪一堂兩人都是心里明鏡似的,洪一堂笑了起來,也不說什么,生命之泉用不用其實無所謂,他們又沒什么大的外傷。

這東西,其實最好用在別的時候,比如斷了一條腿啥的,可以刺激血肉重生,傷勢,其實用劍能效果也不錯。

幾人穩定了傷勢,恢復了實力。

此刻,都稍微安心了一些。

這時候,再來一個徐慶,他們也能斗,如此才能安心。

袁碩瞥了一眼洪一堂:“徐慶的儲物戒呢?你倒是好意思一個人收起來了……”

洪一堂好像沒聽見。

徐慶的腦袋,是被他斬下的,他就順手給收了,順手而已。

袁碩見他不吭聲,再次哼道:“徐慶可是我和李皓打了半天的,后來也是天劍來了,你們才打死了他……這人情我徒弟認了,怎么著,戰利品還要收走?”

洪一堂笑了,李皓也笑道:“老師,洪師叔收就收了吧,又不是我們殺的……”

袁碩悲哀無比。

果然!

這蠢小子,以前多摳啊,現在人家國公的儲物戒,他都不要了。

李皓只是覺得,遲早會到自己手上……咳咳,不是,遲早洪一堂會拿來換劍能,急啥,老師不懂我的套路,直接找人要,多不好。

我們要潤物細無聲地榨干他們,再弄回來。

洪一堂笑了笑,隨手丟出了儲物戒,瞥了一眼袁碩:“袁大哥這么多年了,還是如此干脆,如此直接,如此的……”

就差說不要臉了。

可意思,在那。

袁碩懶得理會,見他丟出了儲物戒,這才作罷。

李皓笑呵呵道:“幾位先別爭這些了,我清點一下這次的收獲,這次收獲太大了,徐家的寶庫被我連鍋端了,好東西不少,我一個人看不過來,幾位幫我清點一下。”

說著,鎧甲中,被他抽出了一條長長的儲物戒項鏈。

看的幾人都是有些咋舌!

這徐家……這次真的被坑慘了。

李皓這一次收獲可是太大了,徐家寶庫被端了,紅胡子四位旭光被殺了,徐星和黃將軍、二總管被他殺了,到最后連徐慶都被他們干掉了。

徐家這一次,若是紅胡子也算他們的人,死了足足8位旭光層次的強者。

而在這之前,被殺了9位。

短短時間,徐家死了雙手之數的旭光,損失之慘重,無法估量。

當然,也側面證明了,東方霸主,底蘊深厚,家族之中到現在還有不少強者,天地將軍兩位蛻變期還活著,還有一些客卿供奉也沒死,加上剛出現的第六層次的老國公……

若是遺跡中還有強者,軍中也有一些旭光,國公府的實力依舊強悍。

如此勢力,才能鎮壓東方。

看到李皓取出那長長的項鏈,眾人也是無言。

很快,一個個抓走了一些儲物戒,開始幫著清點戰利品,太多了,李皓一個人都清點不過來了。

而李皓,沒管那些神能石之類的。

他著重一些好東西。

在徐家寶庫,主要是二層三層的一些寶物,二層有20多件源神兵,三層有3件地階源神兵,天金蓮被他吃掉了,另外還有一塊令牌和一塊兵器碎片。

而后來出現的第四層,則是有一面鏡子。

這是寶庫中的寶物。

李皓又翻看了一下徐星的儲物戒,源神兵兩柄,生命之泉居然也有,而且不止一滴,足足3滴,看樣子,這位國公府二公子也有些家底,可惜死的太快,都沒用上。

而黃將軍這位剛入蛻變期的強者,稍微窮困一點,神能石倒是許多,但是寶物卻是沒多少,就看到了一滴生命之泉被當寶貝庫存了起來。

這位家族培養的強者,是沒有野外自然生長的強者富裕的。

他們就算奪到了什么寶物,也會第一時間交給國公府。

一個蛻變期,倒是窮的要死,也難得一見了。

李皓最后看向兩人的儲物戒,一個是紅胡子,一個是徐慶的。

紅胡子是東海大盜的頭領。

這樣的蛻變期,寶物絕對不少,他們這些人,也不會將東西放在哪藏著,海盜百分百都會將好東西帶在身上,只有他們自己才最可信。

一番清點,李皓不斷吸氣。

片刻后,其他人也清點完了收獲。

稍微一統計,都是咋舌不已。

袁碩開口道:“神能石大概95萬塊,源神兵6柄,古鎧甲1000具,儲能戒許多,神秘能太多了懶得計算了。另外還有血神子100多顆,不過看樣子不是太強,一般不過三陽。”

95萬塊!

洪一堂和光明劍都忍不住吸氣,長這么大,都沒見過。

而李皓,也是喜上眉頭:“我這邊,神能石20萬塊……”

“嗯?”

幾人一怔,你才數了幾個儲物戒,這么多?

“徐慶的倒是沒多少低級的,像洪師叔那樣的大塊的,倒是有一些,我沒算在內了,主要是紅胡子,他居然攜帶了這么多,我也沒想到。”

李皓喜笑顏開道:“源神兵各等級的加一起,29柄!生命之泉9滴……可惜徐慶的好像用完了,紅胡子倒是有一些。”

這些都是常見的寶物。

一些不常見的,比如兵器碎片,令牌,鏡子這些,都有一些,紅胡子儲物戒中好像也有一些這樣類似的寶物。

“115萬塊神能石,35柄源神兵,9滴生命之泉……”

幾人都是一臉驚嘆。

袁碩都忍不住道:“你小子也是膽大包天,敢去打劫定國公府,這樣的家族,沉淀了幾百年,還是東方霸主……也難怪可以撈一筆大的,可你要知道,若非這次大量銀月武師來援,你恐怕逃不了!”

“我沒準備打劫他們。”

李皓無辜道:“我就是去拿追風靴另外一只……這是八大家傳承寶物,他們也用不了……”

幾人懶得搭理他。

你去拿追風靴,這不是早就準備好了和徐家開干?

否則,人家拿到了幾百年,能拱手讓給你?

做夢呢!

再想想,如今李皓手握三柄八大家神兵了。

而李皓,此刻也在想,自己拿到了三樣,戰天城還有一個,那紅月組織,最多只有4件了?

一開始,他以為除了自己手中的劍,老師手中的刀,其他都被紅月奪走了,如今看來,紅月組織最多也就奪走了四件。

李家的劍,張家的刀,趙家的拳,劉家的腿,王家的烏龜,洪家的錘,周家的槍,鄭家拖后腿?

剩下的槍、拳、錘李皓可以理解,鄭家是什么寶物,李皓那是真的一無所知了。

俚曲當中,就鄭家最特殊。

其他家族,多少有些提示,這個拖后腿的鄭家,是完全沒有任何提示了。

如今,槍、錘、拳可能都在紅月組織那邊。

李皓心中想著這些,又想到了之前戰天城那位王署長告訴自己,收集到了八大家的兵器,可以去找他,他想借用一下……現在倒是收集到了三件了,剩下的,恐怕不等弄死映紅月,那是拿不到了。

不再去想這些,李皓笑的合不攏嘴道:“這次是真發財了,不過神能石這東西,化為實力才管用,堆在儲物戒中,都只是廢物!”

可100多萬塊,他們不可能吸收完的,這東西再怎么吸收,也是有極限的。

否則,人家徐家也不傻,能丟在寶庫當庫存?

對于頂級強者而言,這些低等級的神能石,效果不是太好,若非可以轉換成劍能,其實他們吸收起來,也沒什么太大的作用。

袁碩微微點頭,開口道:“你小子這次招惹的麻煩很大,而且,我們的老底子也沒人徹底摸清楚了,接下來要是有人對付我們……若是還是這實力,也許要栽跟頭了。甚至連霸刀他們,包括天劍,都可能被算計在內。”

每一次全力出手,都是一種底牌底蘊的外泄。

當你們的底子被人摸清楚了,大家心中有了預算,再對付銀月,就有準備了。

所以,大勢力之間,目前也很少會沖突,就算沖突,頂級強者也很少會出手。

大多都是威懾!

像這一次,連七大神山之一的天劍山,天劍實力都被摸清了一些,也許也會給天劍帶來一些麻煩。

李皓也是點頭。

接著笑道:“所以,當務之急,就是強大自己,不讓敵人摸清自己的底細,當他們以為這樣可以解決我們,我們出人預料,反殺一波,只會不斷削弱他們。”

說的倒是簡單!

李皓也不糾結于這個,迅速道:“老師,你五禽術是不是有了新突破了?”

“嗯。”

袁碩也不藏著,他向來張揚,只是前些年被壓制了,如今突破了,自然不會那么低調,笑呵呵道:“蘊神一道,我差不多走到了極致了!接下來,就是融神了!”

此話一出,洪一堂和光明劍都忍不住看向他。

袁碩笑呵呵道:“好奇不?”

兩人不吭聲。

袁碩笑哈哈道:“好奇就對了!別看你們現在強大,可你們走的路……斷了吧?”

洪一堂吐了口氣:“不算全斷了,我們有些想法,但是目前階段,難以實現。”

“我知道!”

袁碩笑呵呵的:“還是五臟問題無法得到解決?還是糾結于超能鎖要不要崩斷?對吧?”

兩人點點頭。

不錯。

這不單單是他們的困擾,還是所有頂級武師的困擾。

袁碩這時候倒是爽了,笑哈哈道:“我倒是理順了一些東西,我掌握了許多古籍,但是也發現,古籍中的一些道路,和今天的人族,走的路還是有差別的,古籍中的三焦之門,金身不壞,本源開道……在如今,都完全不同了!”

“古人強大到最后,都是走那本源一道……可如今,也許不一樣,不再適用了,我們的超能鎖,也許就替代了這些。”

說到這,袁碩又道:“目前階段,你們一旦解封,最難受的就是五臟,其實若是按照古籍記載,我們的五臟,應該足以支撐爆發的,可如今之所以不行,因為我們的超能鎖太強,一旦崩斷……遠超古文明記載的那種爆發……”

袁碩又道:“知道武師下一個境界,為何叫融神嗎?”

洪一堂揚眉:“那只是你定的境界,誰說下一個境界就是融神了?”

“大道同歸,你懂什么。”

袁碩也不客氣,繼續道:“現在武師一道,還沒統一道路,我先給統一了,按照我的來,才是正統!按照你們的來,也許可以走出獨一無二的路,走出自己的特殊路,可你們的路,也不能統一統合所有武師的路。”

洪一堂沒再說什么。

李皓倒是好奇地看著老師,這些時日,老師有什么進展嗎?

他此刻,其實也很需要老師的幫助。

見老師賣關子,他只好道:“老師,融神一境,應該和超能鎖有關吧?是否是將勢融入超能鎖中,以超能鎖蘊勢,融勢入鎖,以鎖替代古文明時期的本源道?”

袁碩一怔,看了一眼李皓。

李皓又道:“老師的蘊神境,目前階段,就我們倆在走,需要融五勢才行,可五勢,不是人人都能做到的。哪怕我,其實也沒做到融合……如此一來,一勢怎么辦?不知道老師看沒看過一本古籍,五橋搭建法,這是古文明時期,貫通五臟的一個法門,搭建天地橋……”

李皓說著,有些困惑:“我在想,若是能將五臟形成一個循環,那五臟一體,其實一勢也夠了!不需要五勢也行,因為都融成一體了……這是不是代表,五橋搭建法,其實是所有武師都需要去考量,去嘗試的一個必經之路,可是……五臟搭橋,到底如何能做到呢?”

袁碩揚眉,看了李皓一陣。

才幾個月沒見,自己這個徒弟,居然也開始思考自己的未來和道路了。

要知道,李皓進步很快,還到處惹禍,這么說,這小子是見識更多的東西了,所以此刻才有了這些想法。

一旁,洪一堂也道:“超能鎖替代古文明中的橋梁,五條超能鎖形成環圈,可超能鎖本就是獨立的……互相之間其實是排斥的……用勢來平和其中的沖突嗎?”

袁碩有些郁悶。

瞥了一眼兩人,半晌才道:“行啊,倒是感覺你們比我還了解了。”

說歸說,他還是點頭道:“看來,大家對接下來的路怎么走,還是有個模糊的認知的。勢這東西,多少其實都無所謂,一勢也好,五勢也好,一可以化五,五也可以化一……不外乎強度不同罷了。”

“所以一勢還是五勢,差距不大,差的只是實力,對境界沒什么影響。”

“超能鎖,的確是其中的關鍵……但是超能鎖崩斷,絕對不是什么正道!”

“其實,嚴格說起來,洪一堂你們目前都在一個融神階段,只是不明顯罷了。”

他看向洪一堂,又看了看光明劍,“蘊神階段,就是壯大勢,以勢養超能鎖,以超能鎖強五臟,以五臟回饋肉身……”

“你們如今按照我的劃分,都處于一個蘊神到融神的蛻變期……也就是你們說的飽和超能鎖過程。”

“其實,你們都快成功了……還是有點本事的。”

洪一堂笑了,這家伙,非要顯得他自己多牛一樣,非要裝一下。

“武師,到了這階段,都有勢!”

袁碩繼續道:“剛剛李皓說了,一勢還是五勢,其實都一樣,最終,若是能打通關卡,連接五臟,一勢也可以蘊五臟!而關鍵就在于超能鎖的連接問題……其實,這個問題有點麻煩……我之前其實也在思考,后來倒是有些發現了。”

他看向洪一堂:“大道同歸,你們現階段,其實就領先了一步,融五臟之橋,是需要飽和超能鎖的!”

幾人眼神一動。

李皓也是眼睛一亮,袁碩繼續道:“只有五臟超能鎖都飽和了,其實才能連接起來,搭建所謂的五臟之橋……”

李皓想了想,又皺眉道:“可如此一來,斗千階段的武師,只有一勢,那如何跨過這個階段?難道直接跳過去蘊神,進入融神?”

袁碩的想法,只適用于當今的一些頂級武師。

可這樣,中間的那批人,是無法跨越這個天塹的。

走到洪一堂他們這個地步的人,畢竟不算太多。

袁碩笑道:“別急!強有強的修煉方法,弱有弱的修煉方法。搭建五臟之橋,也分兩種方式,用超能鎖替代……這是強者一步到位的做法。對于弱者而言……不要想著一步登天,要慢慢去修煉,武師的根本力量還是內勁,弱者要考慮用內勁搭建這個橋梁,而非超能鎖……等到蘊神成功了,再去考慮用超能鎖代替……一步步走。”

“內勁可以搭建橋梁嗎?”

李皓還是疑惑:“內勁進入五臟,很容易被超能鎖吸收掉的,無法固化這個通道橋梁。”

“這個簡單。”

袁碩不在意道:“用神意固化就行,勢和神意,是不會被超能鎖吸收的,只要固化住了,那就可以!”

李皓若有所思,洪一堂也陷入了沉思中。

片刻后,洪一堂開口道:“按照你這說法……斗千之后,其實還有好幾步要走,第一步要先搭建五臟之橋,然后才是蘊神,接著是超能鎖取代,然后才是融神……”

袁碩點點頭:“這是普通武師晉級的必經之路,一蹴而就,直接蘊神也不是不行,可對他們而言,負荷太大了!五臟承受不住,我們倒是可以,可不代表人人都行。”

李皓他們也沒搭建五臟橋梁,可照樣蘊神了,那是因為他們五臟強大,尋常斗千,五臟是沒他們強悍的。

李皓考慮了一會,又道:“老師,那為何其他人,必須要先飽和四肢超能鎖,才能飽和五臟超能鎖?然后才可以解封力量?”

袁碩搖頭道:“這個我不是太清楚,畢竟我也沒嘗試過,但是我猜測,應該和超能鎖本身之間的聯系有關。”

一旁,洪一堂倒是解釋了一句:“飽和四肢力量,是為了強化肉身,反哺五臟,否則,直接強化五臟,五臟受不了,肉身也撐不住。”

“可我……”

李皓想說,可自己先強化了五臟超能鎖……轉頭一想,我肉身、骨骼其實都在強化,要不然,光強五臟,也許還真不行。

幾人不斷討論著。

這個階段,大家都需要想清楚下一步如何走才行,這是關鍵。

能解封的武師,都是頂級武師。

解封的話,戰力要超過旭光,可比起第六境,也許還要差一些,除非徹底崩斷超能鎖,如此一來,等到第六境出現,再想辦法穩固了境界……這些頂級武師,恐怕也會落伍。

其他人,包括袁碩都已經走到這一步了。

而李皓,雖然還沒到這個階段,可現在,他也快了。

沒有前路的話,那就不好走了。

幾人討論了好幾個小時,最后,袁碩開口道:“蘊神可以分為兩個階段,第一個階段,搭建五臟橋,第二個階段,蘊養勢。”

“融神,也可以分為兩個階段,第一個階段,飽和超能鎖,第二個階段,五鎖相連融勢入鎖。”

他又道:“單純從一勢武師來看,洪一堂他們都處于融神第一階段而已,但是已經可以超越旭光層次,所以融神,已經可以匹敵旭光和旭光之上兩個層次了。若是進入第二個階段……也許可以匹敵更強的存在。”

洪一堂笑了:“別把我往你的體系中硬套!”

袁碩翻白眼:“讓你進入我的體系,那是你的榮耀,這個時代的武道路,只有老夫才能開辟出完整的道路來,你們那些歪門邪道,遲早要回歸正統!”

李皓倒是懶得管這些,微微凝眉道:“那我跳過了搭建五臟橋這個階段,不用內勁去搭建,那只能通過飽和超能鎖,再去直接搭建了?”

“你干嘛要跳過去?”

袁碩沒好氣道:“你現在用內勁先搭橋,很難嗎?給自己制造點麻煩?還是覺得自己天賦異稟,一步登天?先把五臟融合一體再說,后續可以慢慢來……你非要跳過去,是覺得難度不夠大,給自己制造一點,顯露你的天賦?”

李皓無言。

我只是覺得,我已經過了那個階段了,可被老師這么一說……好吧,好像有點道理。

“所以,我接下來,先搭建內勁五橋,聯通五臟,然后再飽和超能鎖……”

“狗屁!”

袁碩沒好氣道:“你蘊神了嗎?”

李皓一愣,我蘊神了啊!

我怎么可能沒蘊神!

“你的勢,都是強行提升上去的,你蘊神個屁啊!”

袁碩無語了,有些郁悶:“你這是完全靠外物提升的,這是不對的!蘊神蘊神,就是強大勢的一個過程,勢強大,五臟強大!你是完全靠著外物,硬生生推上去的,你小子,嚴格來說……蘊神都不算!你就是強行堆砌上去的戰力……我只是走了幾個月,你路完全走歪了!”

“蘊神鎖勢,鎖勢蘊神……你在瞎搞呢。”

說著,又給李皓普及道:“蘊神不是你這樣的,你這樣弄,勢太難提升了,遲早會出事!你壓根就沒領悟蘊神的真諦……為什么要將勢融入五臟?融著玩嗎?”

“你就是融著玩……你融不融的,其實都無關緊要,你把勢剝離出來……你還是這個實力,所以,你就是脫褲子放屁,名義上蘊神,實際上就是在玩。”

李皓瞠目結舌!

不至于吧?

他想過這個問題,可是,他一直覺得,等到融勢階段,也許就能一起提升勢了。

“老師的意思是……”

“扎根五臟!”

袁碩凝眉道:“你的勢和你的五臟,其實沒什么必然聯系!蘊神的關鍵,在于鎖勢入五臟,不是鎖著玩,是要一起提升的,五臟強,勢強!勢強,五臟強!”

“勢,不是無根無源的,你要追本溯源,將根基找出來,扎根超能鎖,這也是為了接下來融神而準備,不可能直接就融神了!你要將勢和超能鎖關系到一起,然后才是一起提升,那時候,你超能鎖強大,勢就強大了……”

說到這,他瞥了一眼洪一堂,有些不滿:“你們走到了這個地步,不可能完全不明白,我走了一段時間,我徒弟跟著你們廝混,就沒一個人提醒他嗎?”

洪一堂這次真有些無辜了,無奈道:“我怎么知道你的蘊神道怎么走,和我們是不是一樣的,李皓對外公開,融入五臟就行……我還以為你們五禽門有特殊辦法去提升勢呢!”

袁碩翻白眼:“這小子公開我倒是知道,我還以為他故意忽悠人,合著……他是真這么以為的?”

李皓訕訕。

對啊,我除了鎖勢沒說,其他的,都是我真實想法啊。

合著……你們都以為我是忽悠人的?

為什么對我有這樣的偏見,那時候我剛入白月城,我很弱小,很膽小的,哪敢全部瞎說。

袁碩也是頭疼:“我走的時候,不是告訴你了,鎖勢蘊神嗎?境界名字都是蘊神,你怎么走歪路了呢?虧我還以為你明白,合著你是一點沒明白?”

李皓也是苦笑:“老師,你走的時候,我還是個破百武師,而且對勢都沒什么了解,只是機緣巧合領悟了勢,我哪懂你說的那些。”

袁碩嘆息,好吧,是我高估你了。

“你現在好好整理一下自己的路!”

袁碩沉聲道:“你這么走下去,實力是還能繼續強大,可是,都是堆砌上去的,總是有極限的,你不可能一直能獲得寶物提升你的勢……可是勢的強大,是武師強大的根本!勢,不單純只是精神力,你明白嗎?嚴格來說,勢,也許取代了古武的本源道,沒有提升勢的手段,你遲早會落伍……”

“本源道,從古武后期,其實就消失了,如今能走本源道的,其實很少很少,要不是古文明時期的存在,要不就是古文明時期那些本源道的后裔……可走了本源道,你超越不了你的先祖……你最后會發現,前面徹底無路可走了。”

“古文明時期,應該發生了一些變化,導致天地規則不同了。”

他看向李皓:“你繼續這么走下去,也許最終可以走到本源道上,那你這輩子,只能沿著古武一道走了,最終,也許可以走到你先祖那個層次……但是,希望不大,復制你先祖的道,青出于藍的可能性幾乎沒有的。”

李皓撓頭:“我目前還沒考慮這么長遠。”

“愚蠢!”

袁碩皺眉:“哪怕走不到那一步,但是心氣要高,你連這點心氣都沒,你還修煉個屁,干脆把神兵分一分,我們三人一人一柄……回頭想辦法幫你殺了映紅月,你自己找個女人回家養老去吧!”

袁碩好像發怒了。

李皓苦笑:“老師,我不是這個意思……行行行,我改,我改!”

在袁碩面前,他好像又回到了當初。

什么都不懂的小白。

之前的猖狂,自信,都備受打擊。

不過,也好。

李皓對武道的了解,的確不太深厚,缺乏很多東西,如今袁碩正在幫他糾正這些,野蠻生長的李皓,也許可以繼續前行,可一定是事倍功半。

袁碩這才微微點頭,“知錯就改就行!李皓,你要明白,如今超能才20年,已經出現了第六層次的強者,而超能的路,其實很清晰,只要解決了五臟沖突的問題,他們很快會進入第七、第八、第九層次!”

“五臟,起碼還有三條鎖鏈可以崩斷,代表他們走到第九層次都是明確的!”

“只要解決了五臟問題,一切都是坦途……我們嘴上罵著超能垃圾,可不能真的這么認為,這叫戰術上鄙視,戰略上要重視!”

“強大如徐慶,目前階段,也未必能匹敵第六層次的存在……你我這些人,更沒資格去鄙視超能!若是超能接下來,能解決超能外力的問題,將其納入體內……那時候,雖然能量體系不一樣,可實際上,道路可能都是一致的!”

袁碩沉重道:“如果,他們也能納入超能入體……你要明白……武師的道,其實是不如超能道明確的!”

李皓不斷點頭。

這些時日,超能被他殺的殺,斬的斬,又不能解封戰力,他倒是真有些無視了超能。

可聽老師這么一說……又覺得,自己太過大意了。

要知道,古文明時期的能量道,其實是有頂級強者的,甚至在書中有介紹,古文明初期,最大的敵人就是能量道,哪怕后期,其實也是大敵,并未徹底衰落。

而今,武師一道前途不明……倒是對方,前途更明確一些。

一番沉重的訓誡之后,下一刻,袁碩忽然笑容燦爛起來:“好了,大體上給你梳理一下,具體的細節你自己看著辦,現在……速度點,繼續修煉,劍能多弄點出來……我好久沒吸劍能了!有捷徑就先走著,起碼可以省去我很多時間。”

李皓無言以對。

一旁,洪一堂和光明劍一言不發,也不走,就這么等著。

你這么有錢了……速度點,別耽誤。

我們也想蹭蹭好處!

袁碩的話,雖然沒說具體的修煉手段,可對他們而言,其實不需要,大體上給他們理順了一些東西,他們接下來,也有自己的目標。

也許最后的路一樣,可目前,他們也不需要完全按照袁碩說的來。

李皓哭笑不得,不過他現在神能石極多,倒也不在乎這些消耗了。

很快,他開始破碎神能石繼續修煉。

當務之急,是先搭建五橋,然后按照老師的說法,徹底將勢扎根五臟,再飽和超能鎖,最后融勢進入超能鎖……他的路,還長著。

李皓這一次,不再吸收劍能,而是任由他們吸收,他自己,則是開始嘗試搭建臨時五橋。

而一旁,黑豹其實也在嘗試。

黑豹覺得,自己靠血脈,進步好像不太快,也許跟著人類學,可以更強大一點。

大量的神能石,不斷被破碎。

幾人也徹底從王朝中消失,外界風風雨雨的,都和他們無關。

實力進步最快的,也許還是袁碩。

他可以強化五臟,可他強化五臟,速度一定沒有現在快,既然有捷徑,他道路明確,倒是不介意走一走,此刻的他,也在迅速吸收劍能,填充強化自己的超能鎖。

他目前階段,就是要迅速進入融神階段。

他進步快,而洪一堂這邊,卻是開始嘗試融神了,融劍勢入超能鎖,順便,搭建真正的五臟橋梁。

而搭建五臟橋梁,是需要九條超能鎖都飽和的。

正在修煉的袁碩,好像感知到了什么,睜眼看了他一眼,洪一堂也睜眼看回去,袁碩眼中露出一抹戰意……這家伙,這些年藏的倒是深!

按照自己的劃分,這家伙都快走到融神第二步了!

先階段,他肯定是不敵此人的。

可接下來,那就未必了。

洪一堂笑了笑,閉眼。

也不理會袁碩,袁碩……倒是刺激大家進步的源泉,之前還沒什么壓迫感,此刻他也有了一些,這家伙若是迅速進入融神,五勢融神的袁碩,也許很快能反超回來。

而光明劍簡單的多,吸收劍能,飽和超能鎖,她現在只飽和了五臟兩條,還早著呢。

就在他們修煉的同時。

東濱附近。

南拳一臉悲傷,人呢?

我緊趕慢趕的,沒來得及!

天啊!

李皓奪了那么多寶貝,不用說,此刻一定貓起來修煉了,我損失慘重!

南拳悲傷的無以復加。

他知道,這些混蛋一定在修煉,所以早在消息傳出,他就動身了,遲了一步,結果找李皓他們,死活沒找到,他知道,自己錯過了一個大機會!

“一定在我千里范圍內……該死,可惜他們不回復我!”

銅鎧可以聯系的,可惜,那幾個家伙都不理自己,真讓人悲傷啊!

( 王朝中文小說網 www.wch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不彈窗,不彈窗,就是不彈窗王朝中文網( www.wchzw.net )

王朝中文網推薦小說《星門》最新章節,及時的更新,和大家一起分享作者的優秀作品。

小說版權屬于《星門》作者所有,轉載請事先請示原作者。

小說《星門》最新章節是書友的最愛,網友及時上傳《星門》的最新章節,和vip最新章節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